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小說推薦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李小白,李公子?”
“李公子怎么会成为家主?前辈莫不是在开玩笑?”
宗道目瞪口呆,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一家老小在这里提心吊胆,结果人家二话不说直接上位当家主了?
“宗家主,以前的张家家主作恶多端,为非作歹,残害了不少的修士,老夫也早就看不过去了,怎奈实力不足,很难有所作为,如今李家主含怒出手,斩杀张家家主,我族也决定重新做人了。”
“从今日起,张家已经正式更名为李家了,往后我李家的宗旨就是惩奸除恶,对于这种大奸大恶之人,绝不姑息,宗家主放心,稍后老夫便会派人将这几个宵小之辈送入刑法堂,严刑处置!”
“希望在见到家主后,能够替老夫美言几句啊。”
老者淡笑道,一副自来熟的模样。
“咳咳,老夫也在暗中做了很多事情,如果可以的话,也顺道替老夫说两句话吧。”
“虎儿,可还记得我,你满月的时候我还送了你一件法宝呢,一会儿回到李家,我再送你一件!”
流年默相守
“嘿嘿嘿,听闻宗夫人要过寿辰了,没别的,月禅仙子亲手炼制的美颜丹双手奉上,还请笑纳。”
“是啊是啊,以往咱们的确是有不少的误会,不过老夫相信这世界上就没有解不开的结,宗家乃是名门之后,心胸开口,相信一定不会与我等多做计较的。”
一众老者你一言我一语,都想要在宗家众人的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争的脸红脖子粗。
场中众人全部石化,以往这些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长老,此刻居然在讨好宗家?
丁春秋的無限之旅 槐林
而且这讨好的手段就如同孩童一般,相互争执,只想要引起宗家众人的注意力。
跪在地上的几个青年面如死灰,为了讨好对方,这群长老居然表现得如此卑微,甚至要把他们送入刑法堂做投名状,这一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哈哈哈,你们几个不是说活了十几年都没有见过刑法堂吗?”
你好,土豪!
“你们马上就能见到了!”
宗雅哈哈大笑,没想到宗家也会有如此扬眉吐气的一天,事情不难理解,肯定是李老板把张家给打服气了。
连那个家主都给宰了,着实可怕,这份修为深不可测。
總裁,吃完要認賬
“既然是李公子的意思,那咱们就去一趟吧,想来李公子占据张家,也是有他自己的计划和打算,咱们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
“受了人家这么大的好处,可不能没有表示!”
宗道思忖片刻,立刻拍板决定道。
“大善!”
……
同一时间,傲来国,司徒家内。
大殿之中,一名身形佝偻的老者跪伏于地,老泪纵横。
萌学园之命运之夕 承诺只是一场梦
“司徒家主,我张家为司徒家尽心尽力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请司徒家能够出手,替家主报仇!”
老者正是张家大长老,在李小白放他离去的第一时间他就赶到司徒家了,满腔的怨念化为他的动力,他发誓,一定要让李小白身首异处,以泄心头之恨!
“你说,这李小白乃是第一梯队的少年天才?”
“就连张家家主都是一招被杀?”
司徒家主有些蹙眉,倒不是惊讶于李小白的修为,而是没有想到手底下的张家,居然如此废物。
第一梯队的天才修士又能如何?
再强也不过是渡劫期四层而已,张家家主也是渡劫期四层,几乎可以说是同一境界,可却是直接被人给秒了,着实丢人。
“不错,那家伙拥有一种诡异的火焰法宝,无物不烧,而且其剑法着实诡异到了极致,让人防不胜防。”
佝偻老者赶忙说道。
“人杰,你与此人有过接触,你以为如何?”
司徒家主看向一旁的青年人问道。
“回禀父亲,此人修为的确很强,甚至在孩儿之上,但绝不会是大乘期修士的对手,上一次若不是那二当家的在场,英叔就足以将其斩杀了。”
司徒人杰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就是因为那二当家在场,他偷鸡不成蚀把米,回到族中被自家父亲狠狠的训了一顿。
若是下次碰上,他一定要废了对方。
“年纪轻轻,竟然有这种实力,看来数日后的那擂台大比,此人也会出场了。”
司徒家主沉吟着,对于他来说,干掉区区一个李小白并不算什么,但是对方乃是二当家请回来的高手,身份背景绝对不简单。
而且在这个节骨眼上,说不准这背后还会牵扯到几位当家的权谋之争。
他必须要考虑清楚,面面俱到。
“老夫不求能恢复修为,只求司徒家主能为我家主报酬雪恨!”
佝偻老者低声哀嚎。
“嗯,张家的确是尽心尽力的辅佐我司徒家多年,做了不少事儿,如今张家易主,本家主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只不过,仅凭你一面之词,有些事情不好判断,本家主还需要知道的更加详细一些。”
司徒家主缓缓走到老者的身前,嘴角挂笑,一只手轻轻的搭载对方的脑袋上,丝丝缕缕的黑色烟雾缭绕。
佝偻老者的身躯猛然间颤动了一下,眼中闪烁着惊惧的光芒,对方要干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
“司徒……家主……”
“放心吧,本家主会给你们报仇的。”
司徒家主淡淡说道,手上发力,元神之力侵袭,瞬间席卷老者的脑中,读取对方的记忆碎片。
老者眼中的神采逐渐消失,双眼空洞无神,身形一晃,栽倒在地,生机全无。
“原来如此,这李小白比预想中的还要强上不少,只不过这帮人太过废物了,根本没有试探出其真正实力,”
“明日就是宗夫人的寿辰了,人杰,带着你英叔备上好礼,准备去宗家贺寿。”
撕裂幹坤
“一是为贺寿,二是去试探试探那李小白的实力,最好直接把人带回来,至于那宗家的女儿,你愿意收就顺便收了,为父不干预你的私事。”
司徒家主说道。
“是,多谢父亲!”
司徒人杰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一想到宗瑶那窈窕的身姿,他就一阵口干舌燥,迟迟没有动这小娘皮,就是为了等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