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筆聊齋
小說推薦神筆聊齋
天色冥冥,暮烟四起,四下里已不辨色。
沂水城中的李老爷早早关门闭户,在家中起一笼火,整个人坐在火前,听着外面阴风呼啸,裹了裹身上的棉衣。
现在已经开春,只是今年的天气分外反常,从东边来的冷风一吹就是一天,而现在这时节,做生意的基本都是刮风减半,下雨全无,在这般冷风中,整个沂水城都显得清冷起来。
“呼呼……”
李老爷吹了吹手,目光看向外面,心中不期然就有一些悲凉:每一年过冬的时候,就有很多的老朋友熬不住,今年过后,也不知道,也不知道老朋友们还有多少。
年岁上来,面对冷天就分外难熬,身体也不如壮年时候健硕,一个风寒就会让人倒下,李老爷想起了今天遇到的双才,和他交流两句,方才知道双才的父亲已经过世月余,而那正是他以往经常来往的好友,只是现在天冷了,他出去的少……
“唉……”
李老爷吹了吹手。
“咚咚咚……”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音,声音不急不缓,不大不小,准确清楚的传到了李老爷的耳朵中。
丞相,乖乖給朕愛 雲中晚歌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李老爷走出门来,顺手抄起了门前的铁棍,站在院中,大声喊道:“哪一位?”
“李老爷,是我。”
苏阳的声音在外传来。
“当啷……”
听到了苏阳的声音,李老爷手上一松,铁棍登时落地,匆忙的走到大门处,将这门扉打开,入目所见,只见苏阳身在外面,穿着一套黑色长衣,花纹绸缎看不分明,不过眉宇发梢间,满是风霜之色。
“小苏大夫,你回来了……”
李老爷看着苏阳,惊喜说道,而后想到失言,一肃容,说道:“苏神仙……”
唉……
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
苏阳摇摇头,看着李老爷,说道:“行经左近,想到了这里,刚好回来看一看,李老爷,我给你的药酒,你可没有怎么喝,看你的身体很有老相。”
李老爷给苏阳让过身子,两个人一并走了进去,而后坐在了火炉前面。
“那些东西是救命的灵药。”
李老爷坐在火前,说道:“我身体还硬朗着,自觉也用不上,倒是有几个朋友身体一直虚弱,就把那些酒给他们均一些,剩下了一点,准备自己身体不适的时候再用。”
苏阳瞧着李老爷,知道人各有自己的考量,点了点头,扒拉一下自己发梢,在这火房里面,原本结冰的发梢出现缕缕白烟。
修为到了苏阳这个程度,原本就是一念之间,风雪不能加身,只不过苏阳并没有这么选择,而是降低了自身法力对于周遭天地的影响,让自身在对外环境上面保持一个常人的姿态。
这是苏阳要保持的烟火气,从而驱离了神仙气,毕竟苏阳作为一个执政者,如果不接地气,就感受不到百姓们的苦闷喜乐,如果把握不住群众的喜乐,苏阳的一切都只是空中楼阁,推行创造出来的一切,看似服务大众,但是最终也会被一小撮人掌控着。
这并不是苏阳所想。
当初苏阳决定成为皇帝,心愿是让老百姓的小日子能够过好,他所做的这些,是想要让老百姓们得利,而并不是将一切推行之后,让一小部分人仍旧站在老百姓的头上。
现在的苏阳如同神仙一样,如果平时再保持的和神仙一样,那么苏阳自然就会站在神仙的角度来思考许多事情,对于人间,也会逐渐的漠视起来,毕竟人的寿数,最多不过百年,而神仙则以八千年为春,八千年为秋,在这悠悠万载中,人的一切对他们来说,都如同浮云,转瞬即过。
“您这是从哪里来?”
李老爷问苏阳道。
苏阳轻轻摇头,看着李老爷笑道:“你还是按照以前那样叫我就行了,若是一直都这么生疏,我都不敢再来看你这个朋友了。”
当初的苏阳刚刚穿越,又因为太子的身份被人追杀,刚刚置换回了自己本来面貌,想要找一个地方落足,修行,便容身从游,来到了沂水,也租住到了李老爷的小院子里面,在这里开了一个药店,和孙离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
“我从昆仑山来到这边。”
苏阳对李老爷实话说道:“本意是想要前往泰山,只是想到了沂水就在左近,便来到这边瞧瞧。”
苏阳来到沂水这边,完全是因为柳秀才,当初苏阳在沂水的时候,柳秀才对苏阳几番帮衬,现在的苏阳修为已成,帝位已登,想到了当年的柳秀才曾经留下“苟富贵,勿相忘”之言,特意来到这边。
“昆仑山?”
李老爷听闻是昆仑山,想到了神仙之事,非常好奇,问道:“昆仑山上面,是不是真的有神仙?西王母就在那里?”
昆仑山在神话传说中,一直都是万山之祖,神仙所居。
苏阳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以为那里就是瑶池,但是到了那边一看,只见四下里银装素裹,鸟禽成群,在那里确实有几个修行者,但是并没有瑶池,或许瑶池就在那里,只是她闭门不开。”
苏阳在得知九天玄女娘娘之事后,道别了江斐,柳绛仙,白秋练,从洞庭湖起身,即刻就前往昆仑山,只是到那里之后,并不曾见瑶池所在,苏阳还专程联系了织女,织女在得知苏阳到了昆仑山外,要见董双成之后,冷笑两声,便切断了联络,苏阳再度联系织女之时,应该是被她用秘术屏蔽,感知杳杳。
寻找无果的苏阳,也就来到山东地界,准备参与泰山阴天子盛事,观看各路神仙斗法,瞧一瞧影响三界的阴天子归属落在谁家。
“王母娘娘所居宫阙,是龟山春山西那之都,昆仑之圃,有城千里、玉楼十二,琼华之阙、光碧之堂、九层玄室、紫翠丹房,因为王母娘娘所住的地方来看神州,神州是在东南方向,因此娘娘又有西王母之称。”
苏阳对李老爷说道。
他未过门的妻子董双成就在瑶池之中,而苏阳怀有关于九天玄女娘娘的事情,却又说不到瑶池之内。
“织女……”
苏阳在内心中又呼唤了一次织女,织女那边没有任何的反应。
在聊天中,织女屏蔽了他。
对此情形,苏阳只能摇头,希望下一次见面的时候,能够将一切和织女分说明白,并且将董双成送下来的蟠桃,送给织女一颗,希望到那时候,织女能够消消气。
关于九天玄女之事,苏阳不说给织女,并非是不信任她,而是怕她义愤之下,莽撞的闯进去,现在聊不到织女,苏阳心中也有隐约不详,只是天宫之中的织女星辰正亮,足见织女在安全上面,是没有出任何事情的。
并且九天玄女告诉江斐,要将一切说给天子,兴许一切的关键是在天子身上,说给织女,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李老爷在一旁点头,这等神仙之事和他相距甚远,不过能听苏阳讲来,对他来说,简直就像是在听神仙志怪的话本一样。
“李老爷。”
苏阳招呼他道:“今夜我来到这里,也是请你到我那边一叙,这会儿的功夫,我那边也都收拾妥当了,你陪我到那边坐坐,我们先喝上两杯。”
李老爷闻言,跟着苏阳站了起来,两个人一并走向苏阳原本购置下的小院,在那个小院前面,“同人堂”的牌匾依旧挂着,并且干净整洁,显然是有人时时打理,而这门扉的前面,也没有半点杂草。
大门已经敞开,苏阳邀请李老爷走了进去。
这一处小院,最开始是苏阳和孙离两人的小居,随后颜如玉和孙离在这里住过一段时日,大多时间都是闲置,现在四下里被清扫,周围的一切布置和苏阳刚离开时没有两样。
苏阳让李老爷坐在桌前,在这桌子上面摆放了几样沂水这边的菜肴,在两个人坐下之后,门外又有一人走了进来,身穿绿衣,脚步轻健,眉目有神,李老爷看到这人,立时就认了出来,这是在沂水城边经常卖茶水的柳老头。
“柳秀才,别来无恙。”
苏阳看着柳秀才,含笑说道。
“时移世易,遥想当初,苏相公不过是沂水城的良医,而现在,已经成为了大乾王朝的真龙天子,不知天子尚且记得你在我茶摊上面喝茶之时,我曾经对你说的话?”
柳秀才落座桌前,看着苏阳含笑问道。
“那时我只当是玩话。”
苏阳回忆往事,如是说道。
苏阳在他茶摊上面第一次喝酒的时候,柳秀才就曾经看苏阳说,苏阳未来能够成为皇上,而那个时候,苏阳一心避世超脱,不想在俗世中牵连过多,只是当成一个玩笑,而现在时移世易,苏阳现在真如柳秀才所说,成为了大乾朝的皇帝。
魔魂戰尊
皇上?
华胥篡天记
李老爷刚刚恢复了和苏阳的正常交往,现在忽然间又感觉和苏阳有一重可悲的厚壁障……
“那时候,我其实也是玩笑居多。”
柳秀才端起酒杯,说道:“当时我是看你应用法门之时,眉梢之间隐隐有红光紫气,看出是非同凡响之人,又感念你的慈心,这才凑上前去,如此一说,彼此结个善缘,却不想斗转星移,皇帝陛下斗杀罗刹鬼王,更是逆转了京师死局,现在政令下达,果然是要拯救整个大乾朝的百姓。”
回想当初,感念现在,柳秀才也觉不可思议,不过是短短的时间,苏阳便已经成为了三界内都有威名的人物。
“是齐王做的太过分了。”
苏阳低头说道:“我终究不能置身之外。”
红魂玉之妖女
执拿到了民怨刀的时候,苏阳也终于愿意承担这一份责任,并且在那之后,便开始向着皇位而行。
“陛下所行,皆是善政。”
柳秀才对苏阳端起酒杯,说道:“至少今后的百姓们,都有好日子过了。”
苏阳手中端起了酒杯,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李老爷。
光明王 扫帚星
——————
李老爷见状,也连忙端起酒杯,三次人酒杯彼此碰了一下,而后将酒一饮而尽。
这等酒水入腹之后,柳秀才感觉浑身发热,一股真元在他腹部运转,满是褶子的面孔逐渐开始变的年轻,原本已经灰白的头发,在这时候有了几分墨色。
“这是怎么回事?”
李老爷见此情景,惊慌问道。
苏阳轻轻一笑,看着李老爷,解释说道:“当年青州,兖州发生蝗灾,饥民不可胜数,灾情也逐渐的蔓延到了沂水,沂水的县令非常担忧,是柳秀才斗胆泄露天机,将蝗虫之神踪迹泄露,县令因此设酒哀求蝗虫之神,因此让整个沂水县得以免灾,只是柳秀才也因此受到了蝗虫反噬,从那以后,真元大伤,我这里的酒,是西池仙子董双成的桃花酿,最是能够补全根本,今日我来到此地,就是为柳秀才固本培元,重新续上他的仙路。”
李老爷神志恍惚,看着苏阳和柳秀才,而后扑通一声,就对着柳秀才跪了下来,他虽是一个平常百姓,知道一县蝗灾究竟影响多大,靠天吃饭的老百姓能够因此躲过一劫,也不知道救了多少人的性命。
柳秀才伸出手来,轻轻一拉,便将李老爷拉扯起身,双眼含泪,说道:“真没想到,我居然还能有今日,凭此桃花酿,我便脱离了物类束缚……”
原本的柳秀才被拘束在这一方之地,但是现在的柳秀才,已经脱离了柳树的束缚,可以在这天地间任意遨游。
“拜谢天子。”
柳秀才恭恭敬敬的对苏阳行礼。
“这些皆是你行善所积,善恶有报,你也当有今日。”
苏阳让柳秀才起身,目光看向李老爷,对柳秀才问道:“今后你有什么打算?这沂水城卖茶水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下去了?”
现在的柳秀才已经能够脱离沂水城的局限,苏阳不觉得柳秀才会在这里继续做下去。
“不做了,不做了。”
柳秀才摇摇头,说道:“在沂水城这地方做一个柳树神,不是我这等读书人的追求,现在东岳冥司在泰山之上修建了封禅楼,东岳冥君诏令十方地府,一切鬼神,但凡是功名在身的读书人,都要就封禅楼写一碑文,原本我心中只有腹稿,现在倒是能够亲自上前,好好观瞧,若是碑文被东岳冥君看重,那便在东岳冥司谋取神职。”
封禅楼……
苏阳听到这些,眉头轻皱,看样子东岳冥司已经是做好了准备……
像是东岳冥司和阴曹地府让读书人魂魄写碑文的事情,聊斋之中也有记载,在《棋鬼》一篇目中,便有一读书人嗜好下棋,因为下棋家产败光,也让父亲因此郁郁而死,阎王因此扣了他的寿数,在他死后,在饿鬼地狱之中七年,东岳冥君修建了一个“凤楼”,让读书人的魂魄写碑文,阎罗王将他放出来,想要让他将功赎罪,却不想到了人间之后,看到棋盘便离不开身,因此误了时辰,最后又被压到了阴司之中。
据阴司的官差所说,这个人永远没有转生的机会了。
“那么,柳秀才,你看今后沂水城边卖茶水的生意,让他来做如何?”
苏阳指着李老爷,问柳秀才道。
今夜将李老爷拉到这边,便是苏阳想要送他一份机缘。
倘若是柳秀才不愿意离开,那么就让李老爷认识一下沂水城的神仙,如果柳秀才就此离去,这边的神职便交由李老爷来。
柳秀才目光打量李老爷,点了点头,说道:“倒也是一个善心之人。”
李老爷给亲朋好友送酒之事,柳秀才可一清二楚。
李老爷闻言,看向苏阳和柳秀才,脸上先是大喜,随后就满是担忧,看向苏阳和柳秀才,紧抿嘴唇,说道:“可是,我家中妻子在房,儿孙共聚,正是天伦之乐之时,我还不想这么去死……”
如果成为了柳树神,就要和自家的妻儿分开,从此人神两隔,这是李老爷所不愿意的。
苏阳和柳秀才两人对视一眼,放声大笑。
辰时刚至,沂水城晴爽殊甚,已经憋在家中许久的百姓们纷纷出门,整个沂水城再次热闹起来,这里有给孤园的纺纱机,事关周围许多地方的织布生意,一时间车水马龙。
“老板,给我们一碗茶水。”
沂水城外,大柳树下,茶摊已经摆好,几个行商之人来到这边,在树上绑了马,来到这边,吆喝要茶。
“好嘞。”
李老爷打好茶水,给这几个人端了过去,笑道:“近来天冷,喝点热茶能暖暖身子,还能通通肠胃。”
那几个行商之人看到了李老爷,彼此惊讶,问道:“原本的茶摊老板呢?”
“哦,你们说的是柳老头吧。”
李老爷笑着说道:“他儿子发财了,在泰安那边,把他接过去养老了,这个茶摊就交给我了,你们尝尝这个茶水,味道保证和以前一样。”
几个行商之人彼此对视,将信将疑,最后还是端着茶水,品尝起来,感觉茶味甘冽,和以前完全一样。
“柳老头怎么就不声不响的走了……”
一个老顾客不满说道:“连一句道别也没有。”
“老板,柳老头的儿子叫什么?我最近刚好要到泰安一趟,也好去拜会一下。”
又有人说道。
原本的柳秀才在这边经营,不知不觉也成为了许多人心中割舍不掉的一部分。
“他儿子面貌和他差不多,你们看一眼就能认出来。”
李老头含笑说道。
“老板,你准备在这边做多久?”
有人担心失去这股味道。
“我准备做到死为止。”
李老头笑着答道。
现在的他是代理,死后就正式成为当地的柳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