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
“既然你把我带过来了,当然得把我送回去,做人得有始有终啊。”那婴儿忽然开口说话了。
李闻吓了一跳,扭头看向婴儿:“你能说话?”
这婴儿一脸无奈的说道:“你这话问的真新鲜,我当然能说话了。你能说话,我为什么不能说话?”
李闻说道:“可是……可是你年纪这么小……你几个月了?”
婴儿呵呵笑了一声,忽然从襁褓中跳了出来,晃了晃身子,变成了一个成年人。
这成年人是男是女就不用说了,因为是刚刚从襁褓中跳出来的,身上什么也没有。
李闻惊奇的上下打量他:“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个世界的人,长得都这么快吗?”
婴儿说道:“是啊,我们从出生的时候就是成年人,一直也不会衰老,没有生老病死。”
李闻听得瞪大了眼睛:“没有生老病死?那你这简直就是天堂啊。”
婴儿说道:“还行吧。你能不能把手里的襁褓给我?我有点冷。”
李闻哦了一声,把襁褓递给婴儿了。
婴儿抖了抖,将襁褓展开,变成了一个毯子。她将毯子围在身上,变成了一条长裙。
婴儿对李闻说:“你挺诚实的,不像你们那个世界的其他人,想看,但是又遮遮掩掩的不敢看,不敢看,却又想要偷偷看。”
“我还没有怎么样呢,他们先脸红心跳,恨不得犯了心脏病。真猥琐,呸。”
李闻:“……”
他干咳了一声,对婴儿说道:“有人跟我说,这里就是人间。”
婴儿嗯了一声:“是啊。这里就是人间。”
李闻说:“我也是从人间来的,而我和你们不是同一个世界。”
婴儿嗯了一声:“这我知道啊,你和我们确实不是同一个世界。”
李闻有点茫然:“你这逻辑不对啊。这里既然是人间,和我的人间又不是同一个世界,这……”
婴儿说:“如果你照镜子。镜子里面的你,难道就不是你了吗?他是你,你是和你又不一样。这种感觉你明白吗?”
李闻嗯了一声:“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世界是人间的镜像世界?”
婴儿说:“我只是举个例子罢了。这个世界,更像是人间的翻版。我们呢,和人间也确实有些渊源。”
“你可能也看出来了,我们这些人,和人间的人一样。”
“对了,我在人间对应的那一位姓林,你叫我林婴就行。”
李闻干咳了一声,对林婴说:“那什么,你能不能仔细给我讲讲,你们这个世界,和人间有什么关联?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了解人间似的?”
林婴微微一笑,对李闻说道:“怎么说呢?我们这个世界,原本是不存在的,但是因为有些偶然的特殊因素,我们的世界发生了变化,我们变成了现在这样。”
林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周围,说道:“这个世界,是用人间的念力幻化而成的。”
李闻恍然大悟,然后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林婴说:“据说人间有生机,有能量,这些是构成人间的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但是在我们这里,构成生命的只有念力。正因我们的来源是人间的念力,所以我们知道人间的一切。”
李闻哦了一声:“所以说,人间的念力,大部分都来这里了?”
林婴说:“那倒也不是。我们得到的,只是人间散逸出来的一小部分罢了。而我们这里的人死去之后,他们的念力也会回馈给人间。”
“这有点像是你们人间传说中的阴间。阴间和人间轮回不止,生生不息,一样的道理。”
總裁的七日索情
李闻看着林婴,心想:不就是偷走了我们的念力吗?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的,还生生不息。
他问林婴:“你知道人间的念力是从哪来的吗?”
林婴摇了摇头:“不知道。”
李闻微微一愣:“不知道?”
林婴嗯了一声:“是啊,我不知道,很奇怪吗?难道你知道人间的能量和生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李闻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林婴说道:“这不就结了?”
“不过,我虽然不知道念力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但是有一件事我知道,那就是念力的总量在减少。”
“总量你知道什么意思吗?就是你的世界,和我的世界,两个世界的念力加起来,总量在减少。”
李闻说道:“为什么?难道还有别的世界的人,也在偷窃我们的念力?”
林婴很不爽的说:“你这个也字是什么意思?”
李闻干咳了一声:“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忽略掉就好了。”
林婴说:“我们这边的学者也在研究这个问题,最近有了一些成果。据他们说,念力之所以会减少,是因为我们一直在损耗。”
李闻:“嗯?”
林婴说:“看你智商正常,应该能理解永动机是做不出来的吧?”
李闻嗯了一声:“是啊。这个我知道。”
林婴说:“和这个原理类似。人的魂魄是由能量组成的,他在人间生活数十年,死了之后,能量回馈给天地。”
“你不会真的觉得,当初它得到的能量,和他还回去的能量一边多吧?他在人间吃喝拉撒,喜怒哀乐,他有思维,有行为,肯定会消耗一部分能量的。”
“生机是这样,念力也是这样。”
“我们得到念力,变成了活人。我们这一生,肯定是要消耗一些念力的。”
“只不过我们这个世界,生机太多了,念力太多了,能量太多了。至少相比于我们这些生灵来说,这些东西都太多了。”
“所以,我们感应不到他们正在被消耗,正在减少。但是借助灵敏的仪器,我们可以发现这一点。”
“所以……就算没有外界的干预,我们这个世界也会最终被消耗一空,变成无比荒凉的存在。”
李闻听到这里,不由得心中微微发凉。
这个就是人间的最终结局吗?
不错,一个人活着,就会消耗一些东西。就算死后把这些东西还给天地,也肯定少了一些什么。
最后一切资源都会被消耗掉,所有的东西都会枯竭。到那时候,人间还是要衰败。
护花状元在现代 梁少
—————
就算带着全人类到了另一个世界,那这个世界也还是会被消耗掉。
然后是下一个世界……
当所有的世界都消耗掉的时候,人类的出路在什么地方?
什么长生,什么万世永存,都是骗人的。
一切,终归虚妄。
林婴看着李闻,微笑着说道:“你在想什么?”
李闻叹了口气:“我正在想,以前在人间的时候,听一些神棍说,科学的尽头是神学。然后举出各种例子来,哪个哪个大科学家,晚年信了神学。”
“但是现在我觉得,神学的尽头是科学啊。冷酷无情,没有一点道理可讲。你兴致勃勃,怀着一腔虔诚,拨开了神秘的面纱,结果发现,面纱下面是冰冷冷的现实。”
仙剑奇缘修真传
林婴呵呵笑了一声:“你们那个世界的人,真是多愁善感啊。”
李闻嗯了一声:“是啊,我们不多愁善感,你们怎么获得念力?我们越是多愁善感,你们就能获得越好嘛。”
“另外顺便问一句,之前你说,你们这里的人不会死亡,不会衰老,那你们怎么把念力回馈给我们?”
林婴哦了一声:“很简单,我们身上的念力都是和人间相对应的。”
“你比如说我,曾经在人间出现过一个林婴的人。对这个林婴的思念,崇拜,嫉妒,愤恨,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就会组成念力,灌注到我身上。”
虚行界 南方陈
“只要还有人记挂着我,我就会一直存在。如果有一天,再也没有人记得我了,我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李闻缓缓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那照你这么说,有些比较出名的人,还真的能实现长生不老了?”
林婴说道:“是啊。比如创立了佛学的释迦牟尼,比如创立了道家的老子,比如孔子。这些人都还活着呢,他们已经活了很久很久了,或许可以一直活下去。”
李闻感慨的说:“这个世界,还真是有趣啊。”
他又看着林婴说:“你刚才是婴儿,现在又变成了成年人,这是怎么回事?”
林婴说:“这其实也不奇怪,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是凭空出现的,也是凭空消失的,不存在父母养育。”
重生奇跡:謊言時代 雨季心情
“但是我们毕竟是人间的念力创造出来的,所以也会有凡人的七情六欲。”
“有的人想要为人父母,体验一下养育子嗣的快了,有的人想要做婴儿,体会一下被人照顾的感觉。”
“于是大家就各取所需,随便体验一下了。体验完了,还是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
龙御苍穹 落寞年华
李闻哦了一声:“原来如此。”
林婴对李闻说:“我看你一直闷闷不乐的,你在想什么?”
李闻说:“我在想,当两个世界的念力用光了,你们怎么办。”
林婴说:“这个问题,我们其实也在研究。现在有人正在想办法,还原念力。”
李闻惊奇的看着林婴:“还原念力?那是什么意思?人工制造念力吗?”
林婴说:“念力被我们消耗掉了,但是他并没有凭空消失,就像是氢气燃烧,你以为它烧光了,它只是转化成了别的物质罢了。从整个宇宙的尺度上来看,他们只是在互相变化,总量并没有减少。”
“所以我们在研究,看看能不能研究出来,念力消失之后,最终变成了什么,以及能不能把念力转换一下。让它恢复原状。”
李闻哦了一声:“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
“你是说,现在我们面前有一碗饭,厨师挺高明的,把这碗饭做的很好吃。”
“结果我们吃完之后,发现没有粮食了。为了不饿肚子,你们的科学家开始研究,怎么把屎逆转成饭,让我们重新吃下去。”
林婴眉头紧皱:“你这话吧,从逻辑上来看,好像也没错,但是为什么听起来这么让人难受呢?”
李闻干咳了一声,对林婴说道:“我觉得,把废物转化成念力消耗的能量,比得到的念力还要多,实在是得不偿失啊。”
林婴说:“是啊,是有点得不偿失。不过,拆东墙补西墙,可以让我们多活一段时间。”
“除此之外,我们正在寻找念力的源头,顺便也找找能量和生机的源头,看看它们究竟是怎么出现的。如果知道了它们是怎么出现的,也许我们可以复制这个过程,到时候就能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了。”
李闻嗯了一声:“这个办法倒是不错,听起来像是正经办法。”
林婴叹了口气:“是啊,是个正经办法。不过,想要找到源头,何其困难。据说其他的世界和我们一样,也是由念力生机能量构成的。”
我家師弟超級慎重
“也就是说,想要找到源头,也许我们需要走很多个世界,也不知道到那时候,我们都变成什么样了,是不是还活着。”
李闻站在这个念力组成的世界,有些失望的说:“我本以为到了这里之后,能找到人间的源头,看来我是白跑一趟了。”
林婴看了看李闻,然后哦了一声,说道:“也许不白跑一趟,我们这里有一个很古老的老人,也许他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李闻大喜,问道:“他在什么地方?”
林婴说:“你跟我来吧。”
林婴带着李闻向前面的一座巨大的寺庙中走过去了。
这寺庙很奇怪,和人间的任何一种寺庙都不一样,但是走进去之后,却让人觉得这里就是寺庙。
在寺庙当中,有很多人正在虔诚的跪拜。
李闻感觉他们身上的念力,正在涌入到前面的一处大殿当中。
林婴没有带着李闻进大殿,而是进了大殿旁边的一间小屋。
“这是什么意思?”李闻好奇的问。
林婴说:“老人会不会见你,需要他老人家自己做决定。你在这里安心的等着吧,如果你是有缘人,你一定会见到他的。”
李闻哦了一声,老老实实坐在蒲团上等着。
时间不长,他感觉屋子发生了变化,有人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