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
西漠境,天荒帝国,清风城边缘处,八匹骏马拉着一辆金边玉底,装饰极其奢华,车厢宽敞到可以放十几个人在里面的马车于大道上飞驰。
八匹骏马虽为凡物,但速度飞快,一路扬起漫天尘土,大道两旁的行人敢怒不敢言。
敢架如此奢华马车在官道疾行的人,非富即贵,他们惹不起。
神祇:我的白發夫君 萬千風華
富公子最近很烦恼,因为伶月和春分两个人的战争越来越激烈了。只是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把自己折腾的一夜睡不着。
虽然更多时候,是春分自己在吵,伶月根本不做搭理。
“春分,别说了,影响公子休息。”冬至听着妹妹念经般的骂声,头都快裂开了,赶紧假借公子的名义进行劝阻。
果然,这招屡试不爽,春分立刻闭上了嘴,只是幽怨的望了一眼车厢。
你是我命中的死结
轿子里面,富公子闭眼拥着伶月半躺在舒服的软床上,脸上有些惬意。
“公子,春分的心意,奴家都看得出来的。”伶月趴在富公子的胸前,将头埋在富公子的怀中。
因为轿子设置了单向传声结界,所以外面的话可以传到里面,而里面的话并不能传到外面。
“有些事,并不是看得出来就要去做的。”富公子睁开眼,用手指刮了一下伶月的琼鼻,悠然的说道。
“可是公子,这样是不是对春分有些不公平?”伶月小声说着。
扶了两下伶月的秀发,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戏谑道:“你这是让我放弃你,选了春分?”
“那奴家可是不从的。”伶月在富公子胸口轻轻一锤,又娇嗔道:“只是,奴家自己好像没办法把公子伺候舒服了。”
看到伶月的可爱模样,富公子作势就要扑上去,结果被伶月的玉手阻拦。
“别,公子,还疼。”
富公子皱了皱眉,安慰道:“没事的,多两次就不疼了。”
于是,宽敞的轿子内,阳光明媚。
而轿子外,如坠寒冬。
相见恨晚,相爱很难
虽然春风和冬至听不到富公子和伶月在里面说了什么,但是他们能感觉出车厢在震动啊!
自从前几天第一次后,车厢震动的越来越频繁了。
虽然春分看不到里面的景象,但用脚趾头也能想象的到,里面的两人是在做什么苟且的事情。
“呸!狗男女!”春分骂了一句,感觉有些不合适,赶紧啐了一口,再次骂道:“呸!狐狸精!”
冬至很无奈,有点想不明白自己这个妹妹怎么就想不开,喜欢上一家公子了?根本没那个可能性嘛!
他有点怀念阿大和阿二,如果他们俩在就好了,之前自己不用这么寂寞。
阿大和阿二在半路便同富公子分开了,据富公子所说,是去执行一项隐密任务。
但是冬至想不出,连阿大和阿二的脑袋都能执行的任务,能有多隐秘?
马车行驶了没多久,车厢传来的震动便消失了,时间比以往少了一半。
车厢中,伶月半裸,抱着富公子,脸上有些歉意。
“公子,是奴家不好,没能让公子尽兴。”
青城2
富公子眉眼紧闭,缓了好一会儿,这才摆摆手说:“不怪你,毕竟你的修炼有些特殊,身子骨没那么强。”
魂之泰斗 领衔主演秘方
“要不,公子还是把春分妹妹也给收了吧。”小声念叨着。
“春分妹妹姿色也是不错的,而且她修行这么多年,身体肯定承受得住公子的冲击,可以让公子尽兴的。”每说一句,伶月脸上的委屈便多一分。
富公子内火泄不出去,心头有些烦躁。但是扫了一圈车厢内的装饰,很快便笑了。
“当初我和你说过,你就寝的时候,床上少了一个我。如今这床上不少我了,反而你倒是想把我往别人床上撵。你说有意思么?”
想起两人初次见面的时光,伶月的脸上也露出些羞涩。
那时候,两个人勾心斗角,互相暗中试探对方,寻找对方底线。
只是没想到富公子赔了生意赚了美人,伶月赚了生意却赔了自己。
当时,一行人还怀疑伶月了好久,总感觉她的突然加入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直到后来,众人确实在伶月的指挥下逃避了好多次“某势力”的抓捕,众人这才接纳了她。
只不过接纳归接纳,该骂,春分还是会骂的。
……
“当时,奴家不是还没成为公子的人嘛,所以……”
“所以啥?没啥所以得,现在你是我富家大少奶奶,不允许想别的事情了!”富公子从某个十分显眼的地方抓了一把后,坐起身,穿上了衣服。对着外面说道:“春分,冬至,改路去合欢宗。”
……
合欢宗,是天荒帝国内一个二流门派,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门派中虽然也曾出现过几位强者,但丝毫没有改变合欢宗的尴尬地位。
原因无他,他们的修炼方式,并不是吸收天地间的能量,而是靠的男欢女爱。
其实,修炼本来就讲究财法侣地,同道侣双修,谁也不能说什么。
可坏就坏在,童子之身和处子之身的第一次,对修为有巨大的提升。
合欢宗的修炼方式本就让一些心智不坚的弟子日渐沉沦,在巨大的诱惑下,这些弟子难免就有了过界的行为。
而这种行为,是被整个修炼界所不齿的。
于是,每当合欢宗有天赋出众的弟子成长起来时,就会遭受各门派的联合打压。
网游之一代传奇 豆豆的家
一个**的门派和一个有强者的**门派所带来的危害是不一样的。
至于为什么只是打压,而不是除掉?
因为传说几千年前,合欢宗有一位女弟子被荒玄帝纳入后宫,并深得恩宠。
虽然这则传说不能证明真假,但没有人会拿自己门派的存亡去赌。
万一是真的呢?
马车停在了合欢宗的正门处,春分冬至留在了车上,富公子揽着伶月纤细的腰肢,沿着台阶缓步而上。
附近,合欢宗的弟子看到富公子和伶月,开始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夫君你看,又有人来咱们合欢宗了。”一位妖艳女子同身边男子说道。
男子目光在伶月身上,并没回话。
鮮妻送上門:老公,輕點
星际炼金师
另一边,一位男弟子一脸色相同另一位男弟子说:“人间尤物啊!可惜了!”
另一位男子点了点头,同意道:“若是给我一次同这位姑娘欢好的机会,我宁愿自此再也不修行了!”
两人刚说完,身子便飞了出去。
戰國演 羅烈
“公子……”伶月有些感动。
富公子左手将伶月再次向怀中揽了揽,右手甩了下衣袖,轻抬眼皮,冷声道:“再让我听到不当的言语,我平了你合欢宗的山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