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滅道主
小說推薦寂滅道主
“好眼力。”重真倒是高看了眼王邵,他当年被迫转入仙道时,将自己曾经修炼的胎化易形、呼风唤雨等道术逆炼,并且用羽化仙宗极其珍贵的至宝,竟然独创出自己的道术,他称之为“真龙变”。
当然,这要归功于丹阳子的帮助,数十年前,他仅仅在丹阳子的帮助下,推演到了第六变,如今已经进入了第七转,身躯化龙非真龙,而是那种带有双翼的火龙。
又把夫人弄丟了
盜墓探險記 我愛吃棗糕
王邵能够看出他的底蕴,让他又重视了三分。
“阵法不错,竟然是以星光化作水流,有趣。”
没错,王邵放出了通天藤,就以这个家伙为阵眼,将附属的星空大阵化作了水流,既然重真在五行修炼火龙,他就用星辰之力划水,真正的五行相克。
至于这阵法是否会给予重真真正的威胁,他并没有认真的想过,毕竟不过是老钟随意加持的阵法,根本无法和铜钟本身的周天星辰大阵相提并论。
“轰、轰、轰。”那星光衍化的洁白水幕,回响不断。
荊棘王朝之罪惡遊戲 銀色北方
“好,能够逆转何家大阵,看来你真是阵法师,好那就看看。”重真淡淡地笑了,龙爪再度伸出,咆哮着向王邵奔来,那是火气翻滚,云雾匆匆。
王邵操纵阵法,那星光水幕掀起了滔天的浪潮,直接将金鳞龙爪击溃,没有半点的违和。
重真脸色没有丝毫变化,随手出击而已,试探阵法的玄奥,毕竟王邵灭何家的手段,已经是宗师级别的了,必要的试探还是应该的。
不过,这种阵法虽然看是强大无比,化神修士恐怕也有威胁,对于他而言并不是威胁太大。
稍稍接触就收回心神,目光扫过那片狼籍的前方,眉头却微微皱起,突然间他又发现个古怪,随着王邵掐动法决,这些星光水波中,竟然凝聚个个小人,脚踏大海百族,耀武扬威,竟然就要冲上来那般,他这个人顿时隐没不见。
“呵呵,雕虫小技而已,难不成你要这点阵法凝聚的傀儡保护,自己逃之夭夭?”
風雲戰史之三國變 老兔子與海
重真再度冷哼,神识留意着前方,然而却未发觉任何异样,王邵竟然不见了。
“不对,似乎还有点不对劲,这个空间怎么充满了幽冥的味道,听说这小子。。。。。咦,怎么回事,这法力凝聚的小人,不,他们不是法力凝聚,竟然是魂魄,真正的魂魄。”
異世雙俠 怡惜軒
重真心中大位惊讶,这些水人极为奇怪,若是以肉眼去看,这反倒容易看出,若是以神识查看反而难以发觉,因为这些水人皆有气息,还是真正的魂魄。
而正因为如此,王邵无声无息离去,重真也未发觉。
“守真,逃又有何用?只要你在阵法之中,我始终能找到你,嗯,这就是你的道术不成?”重真冷冷大喝,他知道王邵是布阵之人,所以绝对能听到自己的话。
说话间,大袖挥动,身后飞出大量细小翼龙,向着四面八方飞去。
而做完此举,重真微闭双眼,那些细小翼龙所见所闻,全部在他脑中流转而过。
由始至终,他从未担心王邵逃过,这个家伙绝对不会逃,而是隐没暗处伺机而动。不过,让他心有忌惮的是这方空间,让他感受到了真正的幽冥黄泉气息,绝对没有任何的虚假。
他并没有见过王邵和路长庚、无暄和无念的战斗,没有真正体会过两界交汇的恐怖,只是出了传送阵接过玉简,才了解王邵的那些过往。
“隐匿的倒不错,不过找到你的朋友了!”
片刻后,重真睁开双眼,脸上流露寒芒,随后大步跨去,向着另个方向走去:“你会出来的,若你不出来,就不要怪我对他们不客气了”此刻的他信走闲庭,就恍若任何的变异,他都掌控于心!
“这家伙是个傻瓜嘛!”
“他竟然也能看到咱们哥两?”
“废话,这里是幽冥黄泉路,他自然能够看到。”
阴宅嫁诡
重真信心十足地跨上,直接到达了某个地方,却惊讶地发现有些不对,竟然是牛头马面,这个就有些超出他认识了。
王邵的身影渐渐酰化,就站在牛头的身边,目光散发阴阳太极的光芒,玩味地看着重真。
“我不问你们怎么打,幽冥黄泉路上绝不可闹出大动静,否则引来了二爷,你就最就看着办。”牛头恶恨恨地等着重真,那双牛丹眼好大。
重真嘴角抽抽,现实让他不得不冷静下来,这就是牛头马面啊!传说中大轮回中的阴差,凡间修士绝对得最不起的存在,当即将目光落在王邵身上,稍有沉凝地道:“你的道术竟然能让黄泉路玉空间交汇。”
“没听牛爷说了嘛!黄泉路上不得大动干戈。”王邵歪歪嘴,他也是面对重真刚刚的试探,突然发觉对方动真格的,自己真心不好玩的过,直接用通天藤撑起了阵法,在施展黄泉路引来幽冥,以星光化作水波,以魂魄为人化生。
这个是个双赢的局面,星辰之力对于幽冥修士来说,绝对是大补之物,对于魂魄也是如此。他几次开启了幽冥黄泉路和此方空间重合,牛头马面很被动,大家虽然有些交易,可巨大的好处有益于大家更好地合作。
借助通天藤阵法,星光扑撒而下,化作水波滋养魂体,牛头马面自然占据了最大的好处,当然要为王邵说话。
重真狠狠地瞪了眼王邵,他是非常的高傲不加,而且是发自内心的,却不代表他是傻瓜,真正的高傲不是狂傲,面对幽冥中出名的牛头马面,他不可能再有俯视的心思。
“二位,在下被守真道友道术笼罩,不得不反抗一二,闹出些许动静,实在无奈。”这话将责任推到了王邵身上,反正我是被你道术笼罩,只能进行反抗。
完全没有刚才的强势,王邵笑了笑,重真固然上宗天骄,骨子里的傲气与生俱来,可还是个比较善于变化的人,明白何时何地何种态度,牛头马面所处的幽冥,那是和九天之上同等的存在,就算你是凡间的天才又能怎样?
重要是不是让重真低头,而是为自己争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