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
北焱处理好了白天的残局,怒气填胸的回到了自己的殿中,一进门就大声喊道,“静笙。”
静笙从侧殿几乎是跑着出来,“王子殿下。”
“你在里面做什么?难道那个贱人在里面?”北焱疾言怒色的,吓得静笙直打哆嗦。
“她没…..没有在里面,奴婢只是在里面做打扫,”静笙想在偏殿里试穿着王妃的衣服,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当上王妃,突然一阵恍神。
“看来驸马没有将人给我送回来,那只能我亲自去要人了,”北焱眼露凶光,像是要把人生吞活剥。
这时一个守宫门的侍卫急急忙忙的赶来通禀,“王子殿下,属下有事要禀报?”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北焱刚走出门口,就被侍卫拦下了。
“王子殿下,天启国四王爷求见殿下,看他行色匆匆的,”侍卫喘着粗气说。
北焱有些惊愕,但又很疑惑,墨瑾轩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北奕?他眸子一沉,就决定先去迎接墨瑾轩。
墨瑾轩久久未见北焱,有些按耐不住了,正准备硬闯宫门。
“四王爷,”北焱正好赶到宫门口,“四王爷为何如此心急的样子?”
墨瑾轩深邃的眼眸露出一丝不屑,“王子殿下好大的架子。”
“哪里哪里,本王子只不过刚才在处理一些事情,这不,接到消息也是迫不及待就赶过来了。”北焱皮笑肉不笑的,眼神露出睥睨之色,“四王爷远道而来,快请。”
墨瑾轩冷笑一声,随着北焱进宫了。
墨宸宇驾着马车若无其事的将马车停在了宫门口。
“驸马,公主没同你一起回来?”侍卫统领用怀疑的语气问着。
墨宸宇镇定的说:“公主事情没办完,宫里还有事情要处理,就让我先回来了。”
樱花飘落:小薰的日记 沐花飘雪
侍卫统领若有所思的迟疑了一下,然后恭敬的吩咐其他侍卫让路。
墨瑾轩跟着北焱来到行宫里,一进殿,他就坐在了主位上。
北焱露出了一个不悦的神情,“不知四王爷突然来我北奕,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墨瑾轩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下,表情镇定,“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有一个对本王特别重要的人,好像在你这王宫里,我特来寻寻。”
北焱疑惑,“那不知是何人?可否说的明白点?”
墨瑾轩从怀里掏出一张画像,摆在了桌子上,“就是她。”
北焱拿起画像,定眼一看,有些大惊失色,但还是故作镇定的说:“这画像上的女子倒跟本王子的王妃极为相似。”
家醜
墨瑾轩闻言,端茶的手都僵在了半空中,“你的王妃?”他眸光阴鸷。
北焱挑眉,冷静的答道,“对。”
“她在哪里?本王能否见她一面?”墨瑾轩虽怒火中烧,但没见到苏樱雪本人,还不敢盲目的问北焱要人。
媚寵 花羽容
恋爱外挂 倾覆
“不巧了,王妃身体抱恙,现在恐怕不方便见客。”
墨瑾轩拍案而起,“若本王今日非见不可呢?”
北焱看墨瑾轩一点面子都不给他,怒气也一下子被点燃了,“四王爷请自重?本王子的王妃是女流之辈,岂能是你一个男人说见就能见的?再说现在夜都已经深了,四王爷不认为不妥当吗?”他的语气不卑不亢。
墨瑾轩关心则乱,一时乱了分寸,他克制住暴怒的情绪,“也对,恕本王心急了,只是此女子对于我来说特别重要,所以才会如此迫不及待,让王子殿下见笑了。”
“无碍,四王爷恐是确实关心则乱,可以理解,不如四王爷先行休息?待明日我们再做商量?”
墨瑾轩思考了一下,“也好,”他眼神露出一丝阴谋,“但明日如若见不到这画上的女子,本王爷也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不知能否冒昧的问一句,此女子到底是四王爷的什么人?四王爷如此心急?”
墨瑾轩眼底寒意乍现,“此女子是我十弟的王妃,但我十弟死于战乱,说到底还是托了王子殿下你的福。”
北焱疑惑不解,“何出此言?”
“我十弟就是死于那场战乱,王子殿下当真不清楚?”
北焱恍然大悟,“奥!本王子记起来了,说起这个我不得不佩服四王爷,心狠手辣的程度让本王子瞠目结舌呢!”
“好了,本王爷不是来听你口不择言的,我们是同一类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之人,这画上的女子,对本王的意义,剩下的不用本王多说了吧?”墨瑾轩眼露凶光,脸上露出了一个奸邪的微笑。
北焱被墨瑾轩的言语震慑,他明白墨瑾轩的为人,如若让墨瑾轩知道,他的王妃就是画上之人,怕是墨瑾轩许诺他的国土共享不但不作数,怕是还会派兵来将北奕夷为平地。
墨宸宇在书房里翻阅着有关解毒的古籍,没有一点有用的线索,他垂头丧气的坐在了书桌前,一眼就被一张手抄吸引了,那手抄上的字迹娟秀,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而手抄的署名让他暂时陷入了沉思,然后眼神划过一丝疑惑,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便拿起手抄就走出了书房。
北沫雪风尘仆仆的从宫外赶回来,北焱早已在她房中等候多时了,她一进门,就看北焱沉着一张脸。
“大哥,你这么晚在我房中干嘛?”
北焱紧皱着眉头,“有不速之客,怕是来者不善。”
再嫁,慕少的神秘娇妻
詭牙
“谁?”北沫雪立刻精神了许多。
“天启四王爷。”
北焱的一句话让北沫雪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如若让墨瑾轩知道墨宸宇此时活生生的在这王宫里,不知接下来会有怎样的腥风血雨?
“大哥可知道他的来意?”
“为了她,”北焱把苏樱雪的画像递给了北沫雪,“我没想到那四王爷会寻到我们王宫里来,怕是得到了什么消息而来。”
“那大哥尽快把他打发了便是。”北沫雪咬着嘴唇,“只要让他无功而返,此事就过了。”
“说的简单,我已经试探过他了,我说画上的女子跟本王子的王妃很相似,他当时脸色都变了,怕是不见到本人不罢休。”
北沫雪长叹了一口气,对北焱甚是无语,为何一个人会蠢到如此地步,“那明天你就找个美貌一点的宫女带出去见他,你说的是相似,到时候先搪塞过去。”她想着苏樱雪中了毒,没有解药,反正命不久矣,到时候也是死无对证。
北焱点了点头,“目前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大哥你先回去安排吧?我去把她先藏起来,如若明天那四王爷不相信,你让他搜宫便是,”北沫雪说完转身往墨宸宇房间的方向走去。
墨宸宇拿着手抄对比着他收藏的那封书信,字迹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一个字迹娟秀,一个字迹歪七扭八的,根本不像出自一个人的手笔,他开始对北沫雪说的所有话进行了怀疑。
“天启,”北沫雪人还未进房间,声音就传进了屋子。
墨宸宇连忙收起书信,藏在了被子下,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北沫雪一进房间,眼神下意识的往榻上瞟,“她呢?”
“我将她送出宫养伤去了,大哥现在正在气头上,怕是不宜把她留在宫中,等她养好了伤,再接回来便是,”墨宸宇说的轻描淡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北沫雪对墨宸宇的做法,心里虽然很难受,但想到墨瑾轩在宫中,暂时把人送出宫外倒是个好办法,万一让墨瑾轩找道苏樱雪,苏樱雪再把事情抖出去,事情将会变的更加麻烦。
“天启想的周到,不如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宫去祭拜父母亲可好?”
“嗯,”墨宸宇喝了一杯茶,面无表情的点了一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