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小說推薦重生女遇到吸血鬼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大约五千年前,黄帝有一个叫做安的孙子住在遥远的西方,自立为’安息国’,成为了一个自行为政的小国家,其子孙并且以国为氏,安息国在西域,是在汉族所居的中原的西方,距离长安一万一千六百里,北面是康居国,东面是乌弋山离国,西面是条支国,地方数千里,是西域最大国……”
芈飘雪已经记不清自己走了多久,马车换了多少辆,渐渐的她已经习惯了这种马车上的日子,那丽知道芈飘雪爱看书,她不知从哪儿找了一些游记,每天念给芈飘雪听。
一不小心撞上个鬼王夫 顾安歌
黑道腾龙 木鱼打和尚
芈飘雪暗暗的点了点头,难怪安息国大多数的人姓安,又有很多汉人,原来安息国和中国还有这么一段渊源。
“我……嗓子……”芈飘雪的心中有很多疑问,她现在已经不再为自己的行程担心了,她有一种感觉,安暗月肯定会找到她,但是她真的想说话。
“对不起夫人,您的嗓子只有见到主人,他才能决定是否让您恢复过来,如果您真的想说话,我可以给你拿纸笔。”那丽歉意的说道,她和外面的泰安交谈了几句。
马车走了一段路停了下来,纸笔被送了进来,芈飘雪因为被下了药,手脚也是毫无力气,她的手颤抖的握着笔,根本写不成字。
“夫人对不起,这一路您也看到了,我们有通关文牒,并且这一路都是主人惯走的,不会遇到任何危险,至于您现在这个样子,我实在不敢擅自做主。”
芈飘雪咬了咬牙,终于艰难地在纸上写道:“安息国,距离大唐这么远,我们不是要走上一年?”
那丽笑了:“夫人,其实主人的商队要经过很多国家,有时候东西会运到大唐,有时候直接就卖掉了,您应该记得,主人和您说过,我们在很多地方都有自己的住所,您放心,不会让您一直这样呆在马车里的,这对您的身体也不好。”那丽说完放下手里的书,帮芈飘雪按摩着手脚,芈飘雪靠着车厢,长长地叹了口气:暗月,也许我去的并不是大唐,你要怎么才能找到我?
“我们的军队节节败退,看来这场仗不能再打下去了——”王将军在军营里和安碧琪商量道。
“已经派人给大王送信了,没想到罗马国如此强盛,我们的伤亡惨重,还是退回去比较稳妥。”
一夜贪欢:总裁别太猛!
远东王庭
“现在不是退回去的问题,我们每退一步罗马国就追上一步,难道他们要跟着打到国都去?”王将军担心地说道。
小說 劍 來
“且战且退吧,真的不行就在夜里,偷偷把所有把军队撤离,誓死捍卫国都!”
王将军带来的两万士兵,现在只剩下几千人了,罗马国越战越勇,安息国的士兵人困马乏,几乎是不堪一击,就连一向不知疲倦的安明宣,每日回到军营,也累的动都不想动。
鳴 人
摇滚青春 软肋
冷情总裁很不纯 柠堇
“少爷洗漱一下吧,我看您的战袍都被染红了——”亚森打来热水,心疼的看着安明宣。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战争会这么残酷,在战场上人的性命,简直就如草木一样,我真的不想打仗,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那些是活生生的人,可惜都丢了性命。”
“少爷,这些话可不好乱说,我伺候您换衣服吧。”亚森虽然不用跟着上战场,但是他也知道安息国的军队在节节败退,安明宣每日回来,都被鲜血染红了战袍,他知道少爷在战场上是勇猛的,已经记不清他杀了多少人,少爷是一个奇怪的人类,他的真实年龄只有四岁,被派来照顾安明宣的这几个人,都被下了死命令,不闻不问不说,只要盯着他就好,亚森心里知道,安明宣被从小养到大,恐怕就是战争的傀儡,亚森叹了口气,可怜的少爷——
“看来安息国要败了。”安暗月拿着前线母亲传回来的信,和安力纳坐在房间里。
“我们真的会败吗?大不了就退回来,不打就是了。”
“现实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看安息国国运如此,恐怕要灭国了。”
“安息国也算是一个大国,这几年的疆土不断扩张,怎么可能灭国?那我们该怎么办?梅花轩还要开吗?”
雜 魚
“你回去和安然商量一下,做好灭国的准备,梅花轩暂时先维持着,但是我们随时要退回梅尔镇,毕竟源头是安全的,真正乱起来,我会带着你们躲到山上。”
“飘雪还是没有消息吗?这都半个多月过去了,王子澄的商队也没有来,他为什么要劫持飘雪?和我们合作了几年,我虽然看不惯他,但是也没想到他打的这个主意。”
“父亲根本追踪不到他们,也许他们走的是别的路线,也许他们根本没到大唐去,父亲会先去大唐,然后慢慢找到王子澄的住处,只能在那儿等着了,我想王子澄不会伤害飘雪的,飘雪毕竟也跟我学了这么多年的武功,又在源头有过一段奇遇,她的身体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柔弱,但愿她会保护好自己。”
寸 關 尺
两个人说了会话,安力纳去梅花轩整理货物,安息国如果真的灭国了,安力纳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现在有了安然,他身上的责任更重了。
“夫人,下车吧,我们终于不用在马车上颠簸了。”马车停了下来,芈飘雪听到潺潺的流水声,和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但是周围没有人的声音,应该是一处隐秘的所在。
那丽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东西,抱着芈飘雪下了马车。
这是一片幽静的住所,门前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上有一架嗡嗡转动的水车,到处绿树成荫,鸟语花香,阳光暖融融地照在身上,穿过一片绿茵茵的草坪,一座大宅院展现在芈飘雪的面前。
“飘雪你来了,一路辛苦了——”王子澄带着赵二和赵三,笑盈盈地站在门口,他穿着一身宝蓝色的锦缎衣裳,长身玉立,相貌不凡,但是在芈飘雪的眼里,王子澄就如一个恶魔,在对着她张开血盆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