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
神庙第十层。
阴暗高耸的大厅回荡着战斗的嘶吼。血肉模糊的尸体以千奇百怪的姿势倒在被恶臭黑血覆盖的地面,有人类的,但更多的是奇形怪状的黑血恶魔。
靠近一条通道的边上,兰德尔远征军的战士同恶魔浴血奋战,掩护几名持剑侍女从通道撤往神庙外墙。他们表情冷漠,沉默无声,手中的精金战戟黏着一层黑血,已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专门克制黑血种和不死生物的银光药剂早就被恶魔的血肉消磨殆尽,不复原先的克敌效果。
远征军的对手主要是一种半人半犬的恶魔,它们的皮肤光滑无毛,呈青灰色,透着一种诡异的惨淡,体型显得瘦削修长,但肌肉线条饱满夸张,身体酷似类人生物,又像狼一样的用四肢伏地奔跑。它们头部的形状接近狐狸,嘴巴很长,里面有两排尖锐的牙齿,而突出的犬齿是中空弯曲的毒牙。尽管它们看起来像狼类生物,但行动异常敏捷,手掌、脚掌除里有尖利的爪子,和人类的手脚没多大区别,能够轻松地攀爬石壁,进行居高临下地跳跃攻击。
弑帝
资深骑士克劳斯认为这种犬魔是被黑血污染的亚述人。罗杰斯分不清它们到底是亚述人变的还是野兽变的,他也不在乎这些问题,他只记得自己心爱的女人死在了犬魔的爪下。虽然那是一位英勇善战的持剑侍女,但年轻的凶暴战士无法接受她为了保护自己而牺牲的事实。
罗杰斯的双眼和犬魔一般血红,仿佛有火焰在燃烧。他单手抓着一把沉重的宽刃战斧,好像负伤狂暴的公熊,战靴在石板地面上踩得咚咚作响,一个凶猛的肩撞把一头犬魔顶飞十多米远,斧刃翻转划出一道凄厉的半圆形,两只凌空下扑的犬魔瞬间被他劈成四段。粘稠的黑血和恶臭内脏还没落下,愤怒的罗杰斯又冲到一位战友的跟前,将围攻他的三只犬魔当场斩死。由于有力过猛,左臂的创口再次迸裂,滚烫的鲜血染红绷带,血红的雾气在罗杰斯的身边蒸腾缭绕,令他看起来比黑血犬魔更像恶魔。
狂暴,伤痛越重,攻击力就越强大。
罗杰斯的力量和速度远超平常,未曾服用秘制的狂暴药剂,他自主进入了狂暴状态。
一只被鳞甲包裹的手轻推他的肩膀,狂暴化的罗杰斯居然在原地转了半圈,被资深骑士克劳斯托住了手腕。
“犬魔退了,你应该喘口气,处理下伤口。”年轻的资深骑士目光稳定如同磐石,也不掩饰对好友的关切。
“还没结束,有个大家伙过来了。”罗杰斯通红的双眼盯着大厅对面的黑暗处。
谋良缘 水墨兰
残存的犬魔这会全都贴着墙角,迅速爬上石壁,无声无息地藏到黑暗中,就像是在躲避剑齿兽的豺狼。
沉重的脚步声从另一头传过来,仿佛鼓槌猛击心脏,空气压抑的令克劳斯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骑士运转斗气有非常高的心灵抗性,理智能够战胜情绪。仅仅是脚步声就让克劳斯的心灵受到震撼就说明敌人具备心灵之触的能力。
它肯定是黄金阶的黑血恶魔,而且体型巨大,意味着压倒性的力量和超级强韧!
四只暗红的眼睛在昏暗的大厅中浮现,随即界限模糊的线条勾勒出是一大团朦胧黑影。它大约4.8米高,走到近处时狰狞的外形显露无疑。这是一只强壮的大型恶魔,综合巨犀兽、熊和犬的外形特征,粗壮的四肢像柱子,全身上下仿佛是用虬结的肌肉堆砌而成,强壮的既视感带有一种直击心灵的冲击力,硕大的脑袋上有四只血红的眼睛,眼神中充满了贪婪、残暴、狡诈的味道,獠牙外露的大嘴拖着黄褐色的黏液正不停地向下滴落。
北极星的约定 文坛枭雄
“呵呵,这只大狗是来吃肉的,难怪那些犬魔全都被它吓跑了。我打赌它消化不了我身上的铠甲。”容貌俊美的布兰登走过来调侃道,紧握剑柄的手显示他的心情不像表现的那样轻松。
克劳斯冷静地说道:“你们看它的皮肤,和犬魔一样光滑无毛,就像我们人类的皮肤。我估计它也是由亚述人变成的恶魔。”
“我看不到,但这家伙不好对付……它比想象中要灵活。”眼睛蒙着纱布的红狼声音低沉地说道,就说话的这会工夫,他在阴影中悄悄转移了位置。
布兰登没有去看红狼,这个家伙的眼睛瞎了,存在感变得极低,借助黑暗的掩护就很难被人发现。不过,骑士相信红狼的判断,认为和大型恶魔近战并非明智的选择,便松开剑柄,从源血战士的手中取过两支涂抹了银光药剂的精金投枪,语气凶狠地说道:“我们干掉它,然后给它起个名字。我已经想好,叫它‘四眼恶魔犬’。”
“……布兰登,你起名字的水平好烂。”
“烂恶魔就要有个烂名字!”
我的忠犬总裁 凝月弯弯
对面的恶魔非常配合的张开血盆大口向着兰德尔远征军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吼,声浪如雷震得大厅顶部落下尘埃与碎石。它贪婪的目光在凶暴战士和骑士的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停留,但忽略所有类型的炼金生物。它停止嗥叫,慢吞吞地爬向一只犬魔的尸体,将其吞入嘴中慢慢咀嚼。
犬魔的肚子被咬烂,里面的兰德尔熊犬残骸掉到地上,巨型恶魔伸出舌头将它舔入嘴中,四只眼睛偷看对面的远征军,充满了恐吓和戒备的意味,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嗜血欲望。
“……想吃我。”
纳尔森提着两把精金斩首剑从后面踱了过来,他的五官容貌还是老样子,但凌厉似钢锥的眼神已变得温润明亮,双眼就像是用没有半点瑕疵的黄釉雕琢而成。
布兰登侧转身体,惊喜地叫道:“大人,您醒了!”
弱智
纳尔森点点头,说道:“我的境界已经稳定了,芙格瑞女士还需要一点时间恢复精力。”
绿发绿眼,头生双角的芙格瑞被几名源血战士保护着,靠在角落里用观想法恢复精力。她四次变身龙人形态,现在需要更长的时间恢复精力。
克劳斯从龙女仆的身上转移目光,对纳尔森问道:“大人,我建议先和这头恶魔对峙,它似乎有不错的智慧,等芙格瑞女士苏醒或梅雯女士回来,它也许会主动退走。”
“让它跑了也是个麻烦。”纳尔森摇了摇头,又拍了拍罗杰斯的肩膀,说道:“你获得自主狂暴的能力,但别让狂暴控制你的心智,否则你永远不可能点燃心灵之火,成为白银阶的战士。”
眼睛中血光迅速褪去,罗杰斯低下头,呐呐说道:“是,老师,我知道了。”
“你知道个屁!”纳尔森骂了一句,抬起精金斩首剑指向对面恶魔说道:“这只黑血怪物体魄强韧,你斩中它十次未必能杀死它,它打你一下你就死定了。它的体型优势对我也一样有效,可它的内心充满了沸腾的欲望,当它的欲望超过理智,我杀死它就毫无困难。”
纳尔森手中的斩首剑嗡鸣震颤,干涸的黑血从剑身上剥落,显露出锋锐的紫金色。
“来十个人,带上龙蜥战兽去干死它!”
两名骑士和两名凶暴战士的表情都片刻呆滞,纳尔森一边为斩首剑涂抹银光药剂,一边哂笑道:“你们以为我会和它单挑?我有那么蠢吗?”
见龙蜥兽和十个战士冲过来,那只巨型恶魔居然掉头就跑,它有着和体型不相称的速度,很快就让炼金龙蜥和炼金民兵拉开了距离,到恰当的时机,它会先杀死看起来比较厉害的龙蜥,再逐个击破其余的人类战士。
突然,恶魔感受到味道最鲜美的那个人类已超过龙蜥战兽,手持精金斩首剑,跃到半空准备劈斩自己的后背。恶魔的四只眼睛闪过狡狯的光芒,乘敌人在半空无处借力的机会,猛地转身,扬起前爪打出一记凶猛的横扫。
强悍的力量让空气发出哀嚎,恶魔只打了到空气。
它愕然发现刚刚一幕只是自己的错觉,那名美味又强大的人类战士并没有凌空飞跃。他持剑冲锋而至,正好处于恶魔攻击落空的间隙,银白色的剑光像两道闪电,劈向恶魔的脑袋。
恶魔只来得及用前肢护住头部要害,如电剑光将它的前肢劈开两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蕴含圣力的银光药剂阻止伤口愈合。恶魔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怒火令它的皮肤变得血红,肌肉膨胀导致体型大了整整一圈,反手一击将人类战士打得横飞了出去。
纳尔森提前横剑挡住恶魔的攻击,身体像炮弹一样砸向大厅的墙壁,他在半空中调整姿势,双足踩住墙壁,仿佛脚底生了根就这么牢牢地粘在墙壁上。
至少,在巨型恶魔看来,人类战士固定在墙壁上,并做出踩踏墙壁准备反扑的姿态。
它不明白对手为什么粘在竖直墙壁上就像蹲在地上,怒火让它的力量翻倍,也烧毁它不多的理智,后肢一转就向着伤害自己的人类战士冲去。
但是,人类战士双腿用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冲过来,速度快到恶魔无法做出反应,只看见两道交错的银白剑光不断放大,深深地映入它的眼眸直至灵魂。
这次不是错觉,因为错觉已经提前产生了。
纳尔森又不是苍蝇,当然不可能长时间地蹲在墙壁上,他用脚踩住墙壁的那一刻便双腿发力向恶魔弹射,恶魔不遮不掩地朝他冲过来,等于主动把脑袋送给他砍。
按照地球世界的心灵修行理论,金蟾秘形对心灵之触的境界有这样一番遐想——官止之而神欲行。(注1)
这是指精神超脱身体感观的限制,以精神带动身体。但在这个具有超凡力量世界,精神力量会对心灵产生影响。纳尔森身体动或未动,他的战斗意志已经投射在目标的心灵上,让对手产生他已经扑过来,或没有动的错觉。
心灵之触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教会有心灵之触的修炼方法,而纳尔森修炼的是脱胎于金蟾桩和灵猴桩的心灵秘法。他心思纯粹,勤学苦练,又有维克多为他提供新的秘法和修炼资源,厚积薄发之下终于达到了梦寐以求的心灵境界。
纳尔森的心灵之触与图尔南斯和卡里古拉的不同。
尽管心灵之触千变万化,就战斗而言,可以用“点”、“线”、“面”三要素来诠释。
心灵之触的战斗三要素是并存的,不可孤立,只是每个人的侧重方向会有差别。
图尔南斯的心灵之触侧可以摧毁敌人的心灵意志,使其软弱,敌人眼中看到的图尔南斯是尘埃,是巨人,反应出自己的渺小,心胆俱裂就只能等死。
卡里古拉的心灵之触倒没有什么奇特的表现,但他出手必中,且直击对手的薄弱点,不在这一秒就在后面几秒将其击毙。他和西尔维娅的三秒预知有些想象,不过西尔维娅是全景预知,卡里古拉只对心灵锁定的少数目标凑效。他曾一剑杀死7只在不同位置上的豺狼人就是这个道理。
如果图尔南斯的心灵之触是具有空间特征的“面”;卡里古拉的是时间上的“线”,那么,纳尔森的心灵之触就是侧重精神的“点”。
他的精神力量凝聚如一,刺在恶魔的心灵上立刻让它分不清真实和虚假。可恶魔的身体依然强壮,肌肉仿佛铠甲,骨头比精铁还硬。
纳尔森几剑不能杀死它,只要被它成功反击一次,死的恐怕就是纳尔森。
不过,作为黄金阶的凶暴战士,纳尔森除了“点”,也掌握“面”和“线”的要素。
剑光带着死亡的意志映入恶魔的心灵,它只觉得自己已经死在了人类战士的剑下,愤怒的情绪被灰暗僵硬死亡所取代,通红胀大的身躯就像被戳破的皮球,立刻瘪了下来。
位面武神
愛的生活備忘錄 煙的灰
第一道剑光斩恶魔的脸上,银白森冷的剑锋划开皮肉,却没能砍断头骨,但强大的力量让恶魔的脑袋偏移,露出粗壮的脖颈。
第二道剑光接踵而至,就斩在恶魔的脖子上,剑刃切入虬结紧绷的肌肉,斩断了半个脖子后就被恶魔的颈骨给卡住了。
終極小民工
青春毕业礼
回忆的遗憾 魂断情灭
眼看身负重伤的恶魔就要摆脱死亡的阴影,恢复神智,纳尔森的口鼻吐出长长的气流,旧力未消,新力又生,匹练般的剑光从恶魔脖颈处透出。
结合兰德尔战斗呼吸法和振动秘技演化出的新战技——提气斩。
此时,炼金龙蜥才冲到恶魔的身边,对着没头的身体就是一阵疯狂撕咬,它居然还被恶魔尸体的本能反应按在地上摩擦。
战斗在瞬间爆发,瞬间结束,北地之熊持剑而立,巨型恶魔陈尸大厅。
凶暴战士的地位普遍不高,这和他们的实际战斗力相关。纳尔森早期同朱蒂夫人的兄弟在树林中对决,被对方先斩一剑,靠蚁人瑟银甲的防御力取胜;他点燃心灵之火,奉维克多的命令去截杀金黎雀伯爵,如果不是炼金民兵舍命相救,他已经被刚突破到白银阶的霍顿骑士一剑刺死。如今,他可以斩杀一头黄金级的黑血恶魔。
只有掌握了心灵之触,凶暴战士才会变得非常强大,才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超凡者。
布兰登等人还没从纳尔森四剑斩首黄金级恶魔的震撼场景中回过神,龙女仆梅雯就从神庙外面返回了大厅。
她神情淡然地看了眼庞大的恶魔尸体,对纳尔森喊道:“指挥官,主人让夏洛特夫人带来的东西,我已经拿到了。”
纳尔森用这只强大的黑血恶魔试剑,作为自己的晋升之礼,但他并没有过于兴奋,手提斩首剑往回走,来到梅雯身前问道:“梅雯女士,您见到主人了吗?”
梅雯摇了摇头,微微抬起下巴,傲然说道:“没见到,但吾王和我有对话。王让我转告你,神庙里的黑血恶魔应该不会再骚扰我们,它们会去找精灵部队的麻烦,等精灵部队攻入黑血主宰的巢穴,我们要设法把拿到的东西丢给精灵。”
纳尔森解下头盔,挠着后脑勺,困惑地问道:“我不理解,我们在神庙里面杀了那么多恶魔,黑血恶魔为什么放过我们,转头去对付精灵部队?”
精灵部队里的肉比我们多……布兰登只在心里嘀咕,他明智地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口。他已经看出来了,黑血恶魔无视队伍里的源血战士、龙蜥战兽、精英卫士、凶暴战獒和龙女仆,它们只对凶暴战士、骑士、持剑侍女和熊犬感兴趣。
克劳斯在旁边说道:“半身人波波在之前的战斗中失踪了,我想他是和下面的精灵部队汇合,把我们的情报都泄露给他们了。”
梅雯点点头,说道:“吾王说波波隐身离开无关大局……他还说那些精灵和矮人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狡猾,她们虽然和我们不在一个楼层,但故意走得比我们慢,黑血主宰尝试先消灭我们,再去对付她们。不过,精灵部队已经接近黑血主宰的藏身地,既然我们打赢了这一仗,见我们不好对付,祂就该集中力量防备精灵和矮人的突袭。”
纳尔森摩挲自己下颌的胡茬,恍然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这些黑血恶魔都是来抢食的。”
大厅中央的地面有大片黑血和破碎的尸骸,呈辐射状分布,那原本是一只超巨型的黑血恶魔,它还没来得及发挥任何本领就被梅雯用萨隆魔铁短矛“幽影”一击秒杀。狂暴的虚空风元素从它的体内爆发可怖的破坏力,它庞大的身躯被风元素切成碎片。
这只超巨型恶魔死后,它遗留的血肉引来数不清的黑血种恶魔。相比之下,纳尔森斩杀的黄金级恶魔根本就不算什么。
梅雯随身携带维克多的专用兵器“裂魂”和“幽影”,她能使用“裂魂”,却无法操控“幽影”。实际上,纳尔森等人遇见的首领级黑血恶魔是维克多借梅雯之手杀死的,只是梅雯不屑向纳尔森解释。
她淡淡说道:“先找个干净点的地方休息。精灵部队对付黑血主宰,我们也要在场……王,会在必要的时候亲自出手,击杀黑血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