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黄昏阴沉的盯着这两人,“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白莲社就在曹州附近区域!”
方子月吓了一跳,讪讪的道:“约莫知道一些风声。”
黄昏,“一些风声?”
陈婵咳嗽道:“黄顾问,有些事不是您想的那么简单,我们虽然知道白莲社在周边区域有活动,但我们只是一个百户所,人手有限,不可能大规模的针对白莲社行动,除非归德府那边的千户所有所行动,要不然我们就只能盯着他们而已。”
那些年,我们遇见的渣渣
極品皇太後
这是在推卸责任。
黄昏点头,“我知道你们的困境,也不为难你们,现在我需要知道曹州附近白莲社和明教之间,具体的情况如何。”
方子月和陈婵对视一眼,暗暗惊心。
怎么又扯上明教了。
月归宫阙夕已去
也不敢隐瞒,方子月急忙道:“根据最近掌握的线报,白莲社在周边区域活动比较频繁,不过只是宣扬教义,并没有闹事,倒是明教的人,近来来了不少进入曹州城,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到了曹州城后,从不宣扬教义发展教众,只是在暗中盯着白莲社的人,这个情况我俩也是茫然,估摸着白莲社和明教要狗咬狗,所以我们也一直按兵不动。”
黄昏点点头,“进入曹州城的明教人,都在你们监视之中?”
陈婵解释道:“只有几个人,大部分人我们没理,毕竟明教现在和官府的关系很特殊,黄顾问您也是清楚的,当初您的操作下,明教其实已经得到了半官方的认可了。”
黄昏当然知道,这事还是他亲自操刀。
朱棣见过唐青山后,后来官府对明教的态度就有说缓和,不再将之定位为板上钉钉的邪教,而是看情况令地方酌情对待。
至少浙江那边的明教,因为方娇彻底投靠朝堂的缘故,浙江的明教是完全不受限制了。
其他行政省则还有问题。
明教也不是铁板一块。
有圣女有教主,自然就还有其他野心者,就好比白莲社有四大天王一样,明教也有这种类似的组织结构,所以教主唐青山对明教的掌控力度并不大。
黄昏思忖一阵,对方子月道:“我南归应天,家眷中人被白莲社俘去,此举冒犯朝堂官员,不可不严惩,虽然我对你们北镇抚司没有管辖权——”
话音未落,方子月立即道:“黄顾问但有吩咐,请说便是,我等不无不遵。”
黄昏是北镇抚司的老对头没错。
但他的对手是指挥使纪纲。
咱们这些低下的百户,谁敢和他作对,何况是针对白莲社,大家的立场都一样,做的好了黄昏在陛下那边提一嘴,大家平步青云,做得不好……那就没办法了,只有背锅。
顶级老公好霸道:婚久情深
黄昏笑道:“很好。”
不错,这两人还是很识趣。
咳嗽一声,道:“你们百户所人员齐出,给我盯住大名和曹州区域内活动的白莲社,尤其是他们佛子林三的行踪,记住,只需要盯住就行,围剿白莲社,就靠你们北镇抚司不足一百人,力有不逮,还是要动用驻军才行。”
陈子月弱弱的道:“下官不敢吃空饷,人员定额是满的。”
黄昏愣了下,乐了,“那是你们北镇抚司的事情,我也没权过问,说重点,你们盯住白莲社,随时随地报告他们的行踪,另外,去给我把曹州城内的明教负责人给我找来,有些事情他们应该比你们北镇抚司更清楚!”
明教的人来到曹州,很可能是来救唐青山的。
这个没办法。
若是明教教主死在白莲社手里,那不管明教这片区域的负责人是谁,都会在教内失去支持,所以不得不救唐青山。
最后,黄昏看向知州江场,“去把曹州千户所的千户请过来!”
必须出动驻兵!
江场立即叮嘱判官杨方瓮负责政事,然后亲自去往曹州千户所,杨方瓮告罪一声,带着吏目去处理政事了——现在的曹州,人手确实捉襟见肘。
作为从知县升上来的州府官吏,杨方瓮还真没留下来拍黄昏马屁的想法。
他也不屑于做这种事。
方子月和陈婵却没动。
黄昏讶然,“怎么了?”
陈婵咳嗽一声,“今晨得到的线报,白莲社的人在准备转移,也不知道要去往何处,很大概是要往东平那边的山区去。”
黄昏唔了声,“看来是我昨夜打草惊蛇了。”
亂門引之美人夜妝 常埋
难怪白莲社的人昨夜没有对自己强行动手,恐怕是想到了会被官府清算,所以昨夜回去后就急急忙忙开始转移了。
校園FL邪神 隕落星辰
男神總裁小萌妻:總裁別逃婚
狂想悟語 銘煌
笑道:“无妨,你们迅速传消息到东平那边,让当地的百户所配合,切断白莲社进入山区的想法,否则再想追拿住他们,无异于大海捞针。”
方子月和陈婵立即出发。
霸虐囚宠:皇帝大人,坏死了 空星星
半个时辰后,曹州千户所的千户到来,这是一位沙场老将,参加过永乐七年的北征,言辞之间对黄昏极为尊崇。
作为沙场武将,太明白黄昏和陛下打造的神机营给大明雄师带来的利好了。
那名千户听黄昏说完,立即有了主意,说这个简单,只需要曹州、大名、东平三州的锦衣卫百户所配合,就能封堵住白莲社的所有逃窜方向,同时曹州千户所这边,有精锐老卒一千三百余人,骑军两百余人,完全可以形成对白莲社的绝对兵力优势,可以全歼。
黄昏颔首,让他等一会儿,片刻之后,进入曹州城的明教人来到。
不出黄昏意料,确实是一位高层。
掌管着整个山东境内的明教,也不年轻了,六十来岁的人,据说年轻时候跟随过韩林儿和刘福通,这么多年摸爬滚打,才当了山东区域的长老。
黄昏直言不讳的告诉他唐青山和张涟的处境。
这位明教高层见状也不隐瞒,说出了他掌握的情况,比官府更快,明教的人甚至知道白莲社将唐青山和张涟关押在何处。
只是明教也很无奈,一则白莲社在这边人多,二则投鼠忌器。
黄昏毫无压力。
得知消息后对那位长老说你们明教的人只需要摸清状况,剩下的事情交给曹州千户所,先救唐青山和张涟,再救唐赛儿。
策略很快制定出来。
然后曹州城内的锦衣卫百户所倾巢而出,千户所一千三百老兵亦是全军出击,两百骑军更是大风卷平岗。
黄昏和那位明教长老站在城头,笑道:“都什么时代了,白莲社还敢作死,真以为我黄某人打造的大明盛世,是形同虚设么!”
我有在,大明没有你们这些邪教生存的土壤!
明教长老听得暗暗惊心。
旋即动了心思。
觉得可以重新考虑唐青山这一两年的主张。
山东境内的明教,是否真的可以找黄昏这个靠山,然后另谋一条光明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