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帝君歸來
小說推薦重生之帝君歸來
广场的后台,四大首席长老全部在场,一个个脸上写满了凝重。
今天是他们彻底跟王城撕破脸皮的时候。
他们作为曾经四大王城出来的人,对于妖王大人的实力,对于王城的底蕴比如何人都清楚。
虽然古飞给了他们太多的震撼,但是,从心底里,他们还是不认为此次会赢。
毕竟,那可是四大妖王!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古飞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四人一脸随意的开口道。
屍兄好腰
“妖王大人!我们只是有些担心…”虎长胜看到古飞过来,走过去,看着古飞苦笑道。
如今他们都是古飞的兽奴,命都在人家的手上,自然没有什么隐瞒。
“担心?”古飞抬头看着对方,眉头微微一挑,旋即淡笑道:“你们觉得…咱们没有胜算?”
四人低着头,不说话!
古飞微微摇了摇头,淡淡道:“那你们觉得,一个月让你们突破实意境后期,可能吗?”
蜜婚之萌妻嫁到
四人闻言,张了张嘴,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
如果是之前,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说不可能。
但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能说不可能吗。
“妖王大人,我们知道了!”听到古飞的话,四人眉头一扬,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不管怎么样,以他们现在的实力,虽然不一定会赢,但是全身而退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天才寶寶囂張娘親
而且,他们从古飞的身上看到了信心。
“行了,狮青海,孙朗,你们两人去阵法那边吧,继任大典就暂时不要露面了,那边不能出差错。”古飞目光扫过三人,淡淡的说了一句。
阵法是他最终的底牌,所以必须让他们亲自盯着。
两人闻言,没有犹豫,点了点头,旋即便朝外走去。
“司音…..你出去盯着广场上的那些人,我担心有王城的人混进来!”古飞转头看了司音一眼,吩咐道。
司音闻言微微一愣,旋即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道:“好,马上去!”
虽然她认为不太可能,不过还是点头应声道。
爹爹,娘親要開溜
现在特殊时期,谨慎一点也没有坏处。
……
时间匆匆而过,就在继任大典即将开始的前一刻钟,司音再度跑了回来。
回来的时候,手上提着一个人。
此人一声碧绿色的衣袍,脸上鲜血狂涌,看不清面容,只有一双漆黑的眸子中,露出了几分恐惧。
“这是?”
古飞看着对方,旋即抬眸看向了司音,目光中露出了询问的神色。
“灵猿王城的人,说起来,主人你应该认识!”司音看着古飞说了一句。
“哦?”古飞眉头扬起,神色露出了一抹惊讶:“我认识?”
说着话,古飞再度朝着那人看了过去,可是看了半天,也不记得在哪见过。
“他是花甫阁!”看着古飞疑惑的目光,司音开口解释了一句。
“万花域的上一任域主?”古飞眸光微闪,终于有了印象。
当日,他引动三十六域的人暴动之后,在议事大殿里,他听霍泰说过。
万花域的上一任域主晋升实意境之后,好像被灵猿王城的人招揽到了挥下。
后来他们为了打探王城的消息,还托花万紫询问对方那边的情况。
只不过后来一直都没有消息。
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潜伏到玄风城来了。
“万花域的人叛变了?”古飞眉头微皱,抬头看着司音问道。
按理说,玄风城如今有大阵防护,不经过城门,根本没有办法进来。
而经过城门的话,必定会经过守卫的查验,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潜入进来。
除非,三十六域的人带进来。
“没有!他收买了城门的守卫!”司音微微摇了摇头,旋即开口解释道。
她刚开始也以为是万花域的人叛变了。
但是她询问过花万紫,对方毫不知情,而且她也派人找守卫确认过,确实是守卫失职。
“虎长胜!”古飞眼神微微眯起,转头看向虎长胜,眸光中一抹杀意一闪而过。
玄风城的守卫一直都是虎长胜在负责。这么大的事情,对方竟然毫不知情。
简直罪无可恕!
虎长胜闻言,瞳孔微缩,脸色大变,看着古飞森寒的眸光,直接吓得跪了下来:“妖王大人,是属下失职,求大人饶命!!!”
这件事,还好司音及时发现,还没有造成什么太大的后果。
不然,他估计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了。
“行了,起来吧!”古飞淡淡的瞥了对方一眼,旋即淡淡道:“等继任大典过去,再想怎么惩罚你!”
“多谢妖王大人!”
虎长胜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看着古飞恭敬道。
“你出去调查一下,看看护卫队还有没有再放人进来,灵猿王城的人进来了,我不相信其他王城会不派人进来!”古飞淡淡的说了一句。
眼下继任大典就快要
开始了,玄风城竟然混进来四大王城的人。
如果不把这些人站出来,一旦到时候跟四大妖王打起来,他们很有可能会处于被动。
“是!“
虎长胜没有犹豫,答应一声,直接转身离开了。
看着虎长胜离开,古飞的目光再度看向了一旁的花甫阁:“说说吧,进来多久了,都打探到些什么,有没有传递出去,还有,王城的其他人如今在哪里?”
网游之间谍人生 绝恋波斯猫
腹黑總裁要抱抱
他可不相信王城让对方潜伏进来就是单单为了里应外合。
而且,他相信,四大妖王早就应该到了,只不过还没有进来而已。
“我……什么也不知道!”花甫阁听到古飞问话,眸光闪了闪,旋即一脸茫然无措的样子。
仿佛,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抓到这里来。
“不见棺材不落泪!”古飞眼神一冷,旋即冷笑道:“司音,把他胳膊卸了!”
司音闻言,点了点头,
旋即没有丝毫犹豫,抓起对方的一条手臂,直接用力一扯。
天機悟道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了起来,一瞬间花甫阁的额头上便布满了汗珠。
一张本就凄惨无比的脸,更是在此刻变得狰狞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