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
施信一边拼命跑,一边抽空回了个头,他发现枯鬼离自己越来越近,这可把他吓坏了,他一鼓作气,加快了逃跑的步伐。
途经路灯下面,施信再也支撑不住,杵着膝盖,疯狂的喘着气,再这样下去,就算不被妖怪抓住,也会累死的,他满脸绝望。
这时,马路上传来阵阵狗叫,一群流浪狗围住了枯鬼。
施信见状,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扶着墙往前走,希望流浪狗能拖住这妖怪一时,再绕过两个路口,就能到县里的派出所了,到时候就有保障了。
武探天穹 翩羽飛鴻
可谁知,这些流浪狗连十秒钟都没撑住,全部被甩飞,其中一只还掉落在施信的前面,吓得施信腿脚一软,完全走不动道了。
“我从来不吃畜生的肉,它们只配给低等的幽灵食用。”
美漫之无限通灵 王子凝渊
穷装追女仔 刘疆
枯鬼阴森森的说道,它喜欢自言自语,话语间总透露着一种高鬼一等的感觉,当然,它以前有这个实力,若不是被封了三百年,它感觉自己能占据这一片,成为芙蓉城的鬼王。
“大人,放过我好吗?是我把你放出来的,只要你有需求,我还可以帮你做任何事。”
施信腿软了之后,便无力再逃跑,他只好跪地求饶,乞求这个妖怪能看在自己放出它的份上,也放过自己。
“为了感谢你放我出来,我会留你一个全尸的。”
枯鬼嘿嘿笑道,用它那细长的手指挑住施信的下巴,然后,戳进施信下巴的骨肉里面搅动着。
强烈的痛楚,使得施信开始无规则的挣扎,手脚不停的抽搐。
枯鬼阴险的笑着,收回手指放嘴边舔了舔,跟美食家一般点评道:
“味道比起三百年前的人类差了好多,不过,可以填肚子,也可以加速恢复我的实力,嘿嘿……”
施信的下巴被破开一个血洞,彻底失去了生存的斗志,不断涌出的血液,使他很快就失去的意识,沦为了枯鬼的砧上鱼肉。
解决完施信之后,枯鬼又在大街上游荡,由于它的实力还没恢复,甚至连穿墙都做不到,它只能在一些屋子外面做出点声响,疯狂作祟。
当天凌晨,除去周世威、吴军兄弟以外,枯鬼整整杀掉了五个人。
隧道工程负者人施信,午夜街头的醉汉,大门没关紧的一家三口、他们五人全部被吸光了血肉,现场只留下一张人皮,简直惨绝人寰。
在黎明到来的前一刻,枯鬼心满意足的回到被爆破的山洞里面,它需要找个地方好好消化体内的血肉、灵体。
为了防止被人打扰,它进山洞之后,直接动用能力,用附近的沙石,把被爆破开的山洞口给重新堵上。
而此时,施信家的后门还是开着的,一个蓬头土脸,让人看不出相貌的乞丐闯了进来,他是实在饿的受不了,才会闯入这间屋子……
廢物王妃要逆天
第二日一早,整个晴都县都轰动了,一夜之间,县里死去了整整五个人,而且每个人的死法都是相当的残忍,只留下一张人皮,任谁都想不通这是怎么做到的。
而被警方锁定的嫌疑人是周世威和吴军,从监控里面看到他们两兄弟昨天夜里偷偷摸摸的进入施信院中,然后就失踪了,这让人不得不怀疑,就是他们做的案。
殊不知周世威和吴军才是昨夜惨案中的前两个受害者,两人夜里偷出镜子,成为了枯鬼的养料,枯鬼吸食了他们之后,实力恢复少许,才能得以从镜子里逃脱。
下午,锦凉市内的一栋豪华别墅里,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这个别墅是锦凉市组织分部的据点,而来人正是过来寻找三生镜的辰逸和豆芽。
进入内部空间,里面的场景让辰逸和豆芽焕然一新,锦凉市的内部空间居然是一面高耸的山壁。
山壁下面种着许多花草,面朝湖泊,一个个房间都是在山壁上面开辟出来的,无数条横竖交错的台阶连接着各个房间。
辰逸去过很多城市的内部空间,有公寓式的,村庄式的,小镇式的,还有一些具有民族特色的,但还是觉得眼前这个山壁上的房间最具有创意。
在一个引路人的带领下,辰逸和豆芽走进了山壁上最高的那个房间。
房间里面端坐着一位中年女性,一头卷发,朴素的大长袍,她正叼着一杠烟嘴,在吞云吐雾的,活像是在农村刚从地里干完活回来的农妇。
这身打扮辰逸并无意外,来锦凉市之前,他就有听说,锦凉市目前是由一位姓任的女首领带领,当时虽然没有特别细的资料,但辰逸也能猜到个大概。
毕竟,像林铭安那般妖孽,二十多岁就是三阶猎魔人的存在,基本上很少有。
“丰源市的猎魔人,辰逸、豆芽?”
任翠花一下子报出了两人的身份。
辰逸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一番寒暄之后,然后才进入正题:
超品小農民 寞斜
“总部首领应该跟你们有过交流,我们来这里,是想找一件失传的灭魔百器。”
任翠花从抽屉里翻出一本泛黄的书本,扔给两人,吐出两个烟圈说道:
“这些是我们组织里记录着,有关于三生镜的所有资料,我早上特地给你们整理出来的,你们自己看看。”
漫威召喚師 億爵
辰逸接过书本,好奇的翻看起来,翻开前几页。
书里的内容是在讲述一个叫独孤震天的人,讲他是如何得到三生镜,如何与鬼物争斗。
到后面讲到,在独孤震天四十二岁那年,芙蓉城原首领寿终正寝之后,把组织交给他来带领。
手持三生镜的独孤震天是个暴脾气,他上任首领位置后,硬生生的以雷霆手段,处理了附近许多厉害的鬼物,剩下那些产生灵智的鬼物,一下子安分好多,愣是不敢出来作祟,生怕哪天独孤震就来把自己解决了。
一时间,芙蓉城变得无比安宁,直到独孤震天五十岁那年,一只存活了数百年的厉鬼从别处游荡而来。
芙蓉城因为那只厉鬼的到来,掀起了一片血雨腥风,几乎每晚都要死人,普通人们战战兢兢,就连白天都要紧关大门,生怕那个神秘的杀人妖怪找上自己。
天鵬縱橫
那段时间,厉鬼的行踪完全让人捉摸不透,它杀的人偶尔在城西,偶尔在城东,这让猎魔人组织们加大了寻找它的难度。
直到最后,整个芙蓉城的组织全员出动,最后在永宁山上发现了厉鬼的踪迹,当时找到厉鬼的猎魔人知道自己不是厉鬼的对手,二话不说,直接发送了信号弹。
絕世神帝
信号弹在夜空中特别璀璨,当时身为首领的独孤震天,留下所有一阶猎魔人和两个二阶猎魔人留守组织后,竟亲自往永宁山赶去。
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 吞鬼的女孩
斬縛少年 三輪壹言
那一战的结果无人得知,因为赶去永宁山支援的所有猎魔人全部没有回来,包括手持三生镜的独孤震天。
也就是那一天过后,厉鬼也没有再出现过,留守组织里的猎魔人一致认为当天晚上,出现在永宁山上的所有人和鬼都同归于尽了。
这三百年来,锦凉市的猎魔人都不断的派人去过永宁山,却始终没有三生镜的下落,到了现在,他们更是觉得希望渺茫了。
不知不觉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辰逸合上书本,他知道,制作灭魔百器的材质是天外陨石。
天外陨石的坚硬程度,应该不至于在战斗的余波中被毁,那肯定还在永宁山上的某个角落,或者已经被附近的居民捡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