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傀儡都不知道啊,真是的傻子。”屈雍白了丁潇潇一眼。
重生从单细胞开始 昨日成名
“东临没有这么邪门的东西,我没见过有什么奇怪的。”不用了解细节,光听这个名字也知道不是什么正道来的东西。
“不过是些控制精神的药粉罢了,虽然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但是也没有多邪门儿。你自己建的少就承认,不要说我们的东西邪门。”屈雍疼是疼,但是不影响嘴发挥。
丁潇潇见他说的有鼻子有眼,发了癔症之后难得能说这么多话,想套套他的话。问问屈雍的这个人格到底是什么地方的人,从何处而来。
“你们那是什么地方?”
“反正不是西归,更不是东临,你们这些乱臣贼子,没有资格知道本王从何而来。”屈雍又恢复了目中无人的德行。
乱臣贼子?
丁潇潇皱了皱眉头,想不出这两座城是谁的乱臣贼子。
“主子,前面就是丁一大哥,他带着柳神医赶过来了!”侯兴兴奋道。
魔獸要塞 七星睡蓮
丁潇潇一直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不论是癔症还是手伤,柳曦城都有办法一次搞定。
“柳神医,快来,城主受伤了!”侯兴停下车,大声喊道。
使命红警之末世传奇 远宇青云
丁潇潇赶紧先一步下车,对着柳曦城使了个眼色,低声道:“他又发病了,这次格外严重。”
原本听说手骨受伤,柳曦城闻言一怔。
“医馆人多口杂,所以我才让丁一请你出来。咱们就在马车上医治吧。”丁潇潇说道。
柳曦城点点头,捏了三根银针在手,侯兴看见他手里的针,顿时后退了三步,远远的站在一边看着,很是心有余悸的模样。
“听说阁下手骨受伤了,在下柳曦城特来问诊。”假模假式的在车外打了个招呼,柳曦城这才撩开车帘走了进去。
瞬间,一柄软剑对着他的喉咙刺了过来,仗着有些防备,柳曦城才惊险躲过。
丁潇潇从背后看着还以为柳曦城被抹了脖子,顿时惊叫出声:“曦城!”
原本心存戒备的屈雍,见她护着柳曦城,原本试探的进攻顿时增添了十成杀气。
看清楚柳曦城并无大碍,丁潇潇才感觉自己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了。
丁一与侯兴更是一头雾水,柳曦城与城主自小一起长成,感情深厚众人皆知。
尤其是侯兴,这几天去医馆扎针的时候,还经常听见有人说闲话。老夫人去医馆找麻烦,城主直接出面替他解决。
二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甚多,而且都一直没有成婚。看见城主护着柳神医那一幕的人,更是添油加醋的说的眉飞色舞,明示暗示着两个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这才几天,怎么一见面就出了死招?
“主子,这是怎么了?!”丁一问道。
“咱帮谁打啊?”侯兴跃跃欲试。
丁潇潇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安抚道:“比武切磋,应该是在比武切磋,不要紧,我们先看看再说。”
殿下,尊上给您请安 淑淑
“是……吗?”侯兴看着城主的软剑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柳神医的脖子,很是担心的问题。
他的手还没有完全好,他现在可不希望柳曦城出什么差错。
他二人虽然从小在一起习武,但是长大后一个醉心于医学,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他既然把时间花在了研究医术上,对于武学自然是懈怠了很多,所以在下了死手的屈雍面前,逐渐开始显露出颓势。
眼看着情况越来越不利,丁潇潇瞅准时机,猛然上前偷袭。
“主子!”丁一发现她的意图时,不由得惊叫出声,却因此引起了屈雍的注意。
原本完全背对着丁潇潇的屈雍听见丁一的声音,顿时转过身来,迎面就看见面部神情很是狰狞的一张脸。
已经跃到半空,准备狠狠用千斤坠给屈雍一击的丁潇潇,见到这个场面也觉得非常尴尬,可是想收回来已经来不及了。
“你!?”屈雍吼道。
柳曦城抓住时机抽出银针,对准屈雍的后脖梗便刺了进去。
“你……”这一遍,屈雍的眼神里,写满了难以置信。
丁潇潇看他一直注视着自己,直到缓缓闭上眼睛倒在地上,忽然觉得自己有一种背叛了这个屈雍的感觉。
女神攻略计划 北派如眸
“怎么样?没事吧主子?”丁一和侯兴赶紧上前查看。
丁潇潇默默摇了摇头,她看了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屈雍问道:“他怎么会对你出手呢?他的病是越来越严重了吗?”
我的1978小农庄 名窑
柳曦城此刻也是冷汗一身,他上前查看了一下屈雍的情况,微微皱眉说道:“也许是因为我多次向他施针,所以即便是发了病,他也有些印象,刚才我到车厢里的时候,他看见我第一眼喃喃自语了一句又是你。然后,便动手了。”
鬼宅新娘 不乖的孩子
站在发病之后的屈雍的角度来说,柳曦城的出现确实不是什么好消息,每一次都会用银针将这个人格封回他的身体里去。
所以,恨他也是有道理的。
“今天的他确实有些不对劲,刚才他发病的时候有跟你说过什么吗?”柳曦城问道。
定向下一五一十的简单,向柳曦城介绍了一下,而后用心匆匆的问道:“如今这样他还会好起来吗?你真的没有任何办法能救救他吗?”
柳曦城缓缓摇了摇头说道:“若是我师父在可能会有些办法,但我也不确定,主要是他老人家闲云野鹤,居无定所,寻访到他全靠运气。”
第一次听说自己写的男二居然还有师父,像他这样仙风道骨玉树临风的人,不都是喝露水长大天生天养的吗?
“师父,你还有师父?!”丁潇潇意外道。
柳曦城闻言哭笑不得道:“当然有师父了,没有正式的承传,我哪敢给人信医问诊,这可都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想想也是,丁潇潇点了点头,担忧又有些发愁地看着地上俯卧着的屈雍:“咱们总得把他弄回去啊,他这脖子上的针又不能动。若是这么四仰八叉的抬回去,那也实在太过显眼了。”
柳曦城笑了笑:“这个简单。”
蜀汉的复兴 混吃等死
说吧,他掏出一只陶笛放在嘴边,轻轻一吹,屈雍居然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机械式的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