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楚云起床了。
在陈生和阿离的伺候下,坐上了轮椅。
东方已经泛白。
楚云这一宿,睡的还算踏实。
但他伤势过重,脸色并不好看,苍白的毫无血色。
唯独看起来比较有精气神的,是那双漆黑的眸子。
坐上轮椅后,他轻轻吐出口浊气。说道:“去一趟红墙。”
陈生闻言,却是怔了怔:“现在这个节骨眼去红墙干什么?”
“见个人。聊聊天。”楚云说道。
陈生犹豫了下,终究没有再问。
值得楚云在此时此刻去见的人,必定不是平凡人。
也不是他陈生有资格去左右楚云想法的。
他只需要将楚云安全地送往红墙,他的任务便完成了。
昨晚才发生了大规模猎杀行动。
楚云这一出动,暗影便倾巢而出,务必要确保楚云的绝对安全。
再发生什么事端,陈生无法承担。也难以向夫人交代。
抵达红墙后。
楚云在阿离的护送下,进入了红墙大门。
而后,楚云指路,阿离推动轮椅。
很快,二人来到了官家大门前。
门口有警卫。但都认识楚云。
不是打过交道,而是见过照片。
现代化社会,不同古老。
只要是需要记住的人乃至于模样,大到当事人,小到门卫,都会第一时间掌握绝对的情报。
尤其是楚云这种曾经在红墙内制造过流血事件的大人物,更是各方关注的重点对象。
“楚先生, 请问您在这儿有什么事儿吗?”一名门卫走上前,目光平静地问道。
今天,是对官家而言非常特殊的一夜。
整个官家上下,都陷入到了紧张的情绪之中。
官家大少爷,被人劫了。
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放出来。
此刻楚云这样一个大人物一大清早的跑过来,来干什么?
没人会对此毫无怀疑。
哪怕是卑微如门卫,也会打起十二分的精气神。
“我想见见你家主人。”楚云的气息很微弱。脸色也十分的苍白。
但即便如此,门卫也不敢小觑这个年轻人。
他的身世背景,门卫是知道的。
他在燕京城所干过的事迹。门卫也烂熟于胸。
门卫更加知道,官家和楚云,是有一定恩怨的。
愛上冰山美女 未知
并不是所谓的朋友关系。
他犹豫了一下,抿唇说道:“楚先生稍等,我去通报一下。现在还早,领导不一定起床了。”
我的微信通萬界
“那就麻烦你通报一下。”楚云微微点头。“我就在这等你。”
门卫点头,快步走入大门,径直像官惊雷通报了此事。
一宿没睡的官惊雷精气神还不错。
事儿总算快要解决了。
皇女在上,總裁在下 亂琉璃
尽管会丢些脸面。
但他已经想好了事后该如何处置林万里,乃至于所谓的整个林家。
他已经松口了。
林家也已经得到了正名。
将来,林家子弟可以正大光明地出现在燕京城。
而他官惊雷,也会在在位期间,正大光明地收拾这群所谓的林家后人!
但此刻。
当他得知楚云亲自登门之时。
官惊雷的内心还是稍微出现了一些波澜。
乌鸦
他不确定楚云来干什么。
也不清楚楚云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过来。
据可靠消息。楚云的伤势极重。
重到连起床都需要人搀扶。
而且刚在门卫也说了。
楚云是坐轮椅过来的。
他明明连走路都成问题。
为什么要选择在此刻见自己?
他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又在打着什么算盘?
官惊雷点了一支烟,淡淡说道:“请他进来。”
“是。”
门卫再一次快步走出官家,邀请楚云进屋。
很快。
楚云在客厅见到了官惊雷。
一位真正的红墙顶级大鳄。
一位能在燕京城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一位哪怕是凭楚云现在的出身背景,也未必撬得动的顶级大鳄!
楚云推动轮椅,缓缓坐在了官惊雷的面前。
脸上,悬着一抹不咸不淡的神色。
既不高兴,也不愤怒。
平淡如斯。
“为什么选择现在来见我?”官惊雷抽了一口烟,满脸写满威严之色。
他很清楚官世恒在这场猎杀任务中扮演的角色。
他同样知道,官世恒为什么要选择这么做。
迫嫁弃妃
但他不清楚,楚云为什么选择现在来见自己。
明明身体已经很虚弱了。
明明连走路都需要借助轮椅。
他在急什么?
又在盘算着什么?
“我想看你的反应和表情。”楚云端起茶几上为他准备的热茶,薄唇微张道。“我想知道。像你这样的大人物,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那要看遇到什么事。”官惊雷没有卖关子,直勾勾盯着楚云。“要看你会做什么事。”
“没什么。”楚云摇摇头。“只是一桩小事。”
“你楚云眼里的小事,未必是小事。”官惊雷说道。
“我刚刚和林万里通过电话了。”楚云说道。“我要求他打断你儿子的双腿。他答应了。”
官惊雷闻言,近乎下意识地站起身。
目露凶光,雷霆大怒。
客厅内,一股滔天的压迫感侵袭而来。
纵然是楚云,也感受到了强大的窒息感。
他很清楚,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大人物动怒了。
并且是歇斯底里地动怒了!
鬼郎中之鬼门玄医
官世恒,是官家唯一的传人。
也是官惊雷培养了数十载的接班人。
他若断了双腿,那这些年的培养和家族倾斜的资源,将失去全部的意义!
而此刻。
楚云就是要毁掉官家的未来!
要让官惊雷多年来的培养,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如何不愤怒?
如何不丧心病狂!?
“你敢!?”官惊雷失态了。
他怒喝出声。
浑身不可遏止地颤抖着。
“我为什么不敢?”楚云缓缓说道。“就在昨晚,您的儿子险些把我杀死。我只要他一双腿,足以证明我的胸襟开阔。”
“他是我官家唯一的接班人!”官惊雷喝道。“是红墙未来的主人!”
“我也是我母亲唯一的儿子。是我妻子唯一的丈夫。是我孩子唯一的父亲。你儿子是唯一的,我楚云,在很多领域也是唯一的。”楚云反问道。“我死都可以。他断一双腿,就不行?”
“官惊雷。”楚云缓缓说道。“你这格局,太狭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