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二话不说。
钟文直接纵身而下,跌入至那个地洞中去了。
太乙门的人都被他废了,钟文根本不担心此时有任何人过来攻击他。
就算是有。
身手不在武道之境八层的,钟文根本不放在眼中。
而钟文对这地洞中散发出来的这股气息。
那可是感兴趣的很啊。
有着宁神静气之攻效,这已然不是一个普通之物了。
葬劍斷情決
而且。
这个地洞还是记录于那五篇道法典籍之中的。
一猜,就知道那必然更是不凡之物了。
所以。
钟文已是等不及一步步的去试探了。
纵身而下的钟文。
根本没想过这地洞有多深,也只是在心中猜测罢了。
地洞之下太黑,即便钟文的眼睛再厉害,也瞧不出太远。
可随着钟文这一跃而下之后。
耳边的呼呼风声,让钟文发现这地洞还不浅。
随着钟文越是往下坠,这呼呼风声就越大,而那股气息,也越来越重。
片刻后。
大概在三十息左右的时间样子。
钟文的眼睛,终于是看到了地面了。
随即。
钟文催动着内气,双腿一蹬,双手一伸,直接往着洞壁纵跌而去。
随即。
钟文又是沿着洞壁,缓缓落在了洞地。
当钟文一抵达这洞底之后。
这才发现。
洞的边缘,还有着一个小爬梯模样的东西。
钟文瞧了瞧洞顶。
依稀估算了一下高度。
这个高度,少说过了三五里了。
如此之高,这让钟文一开始还真没有想到。
不过。
钟文已是到了这地洞之下,自然而然的,这高度,也就被钟文给扔到一边去了。
狂少决战酷丫头
地洞底部并不大。
但却是有一道小通道。
钟文二话不说,直接往着那个小通道径直走了过去。
因为。
那里才是那股浓重气息传来之地。
随着钟文入了那小通道后不久,一个转弯。
钟文终于见到了自己心目中所猜测的东西了。
眼前。
惑然一个小洞窟呈现在钟文的眼前。
小洞窟不大,将将不到二十个平米的样子,平平整整的地面。
而这小洞窟地面的两侧。
呈现两种不同的颜色。
一极红,一极白。
两种截然不同的两种颜色,把这地窟的地面,分割成了两大块。
越是中央,这颜色越甚。
越是离开中央,这颜色就越来越淡。
当钟文看到这地面之后,心中的猜测已是得到了确认。
“炎玉,寒玉共生,这真当乃是修道习武的好东西啊,难怪祖师们要如此的记录于道法典籍之中。”钟文瞧着当下,心中感叹不已。
炎玉与寒玉两种东西共生,这是极为罕见之物。
而且。
据钟文所知。
炎玉与寒玉共生的状态,会散发出一种让人安宁沉静的气息来。
而这种气息。
除了能让人延年益寿之外。
更是对习武之人,有着无上的帮助。
当然。
这也是有所限制的。
就好比这炎玉与寒玉,也不是永无止境一般的散发这种气息来。
他们也会枯竭,也会休息。
每一个望月之日属于最甚之日。
当时间越是偏离望月,这气息就会越淡。
一直到朔月那日,气息会直接呈无的状态。
如此好的东西。
钟文此刻那真叫一个激动不已。
“也不知道这炎玉与寒玉有多大,能不能带走。”钟文激动过后,看着地面那两种颜色,心中期待着能不能把这共生的炎寒两玉带走。
对于钟文来说。
这太乙门之地,可不是一个好地方。
深埋于地底之下。
钟文可不想做老鼠。
所以。
钟文的第一想法,就是想把这共生的炎寒两玉给带走。
至于行与不行。
那就得看这共生的炎寒两玉有多大了。
不过。
依着钟文的估算。
这炎寒两玉的大小,肯定不小。
小也好,大也罢。
总之。
钟文必定要把这宝贝给带回去的。
留在这里,那只不过是糟蹋东西罢了。
不过。
同时,钟文也想过。
这道法典籍之中所记录的,难道祖师们就没有前来过这里寻找吗?还是知道的祖师们,被害了?
太过久远了。
钟文摇了摇头,把这些想法抛开。
随即。
钟文取下背上的追龙枪,开始对着地面轰击了起来。
而此时。
毛仁却是在太乙门到处晃着。
只要是有用的,毛仁就会收集起来。
什么典籍也好,还是什么上好的药材也罢。
只要是他认为的好东西,就全部收集了起来。
一个多时辰后。
毛仁这才用着两个大包袱,把整个太乙门值钱或者重要的东西都给收集了起来。
“也不知道长老去了哪里,那些太乙门的人也不知道长老会如何处置。”毛仁看了看眼前的这些东西,又想了想那些被废的太乙门人。
随后。
毛仁又是开始往着这太乙门各处寻找起钟文来。
一边寻找,一边还呼喊。
这太乙门的各通道太多了,多到毛仁都有些开始记不住来路与去路了。
其实说来。
这太乙门的通道并不多。
只不过是因为在地底之下,没有参照物罢了。
而且。
毛仁对于地洞什么的,也钻的少,可比不得钟文。
地面,有着地面的参照物。
在地底之下的洞穴之中,也是有其辨认的方法的。
就好比这太乙门。
通道大一点的,就是出入之用的。
小一点的,基本都是各自弟子的居所方向了。
好半天下来。
不問鬼神問蒼生
毛仁这才知道如何在这太乙门之内随意进出活动了。
而这一次。
毛仁更是寻到了更多的东西来。
此刻。
毛仁正卖力的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袱,从一个洞穴中走了出来。
“咦?这里怎么有一个洞?刚才我怎么没有发现?”当毛仁背着那个巨大的包袱路过一条通道之时,发现通道的岩壁之上,又多了一条通道似的。
而且。
毛仁从那条通道吹出来的气,感受到了一股安宁的气息。
随即。
毛仁丢下包袱,直接纵身往着那条通道内钻了进去。
片刻之间。
毛仁已是到了地洞所在之地。
“咦?那股安宁的气息是从这个洞里散发出来的?难道长老在下面?长老,长老。”毛仁已是确认,那股能让自己安宁的气息就是从眼前的这个地洞内吹出来后,就向着地洞下面大喊着长老。
而此时。
钟文依然在卖力的挖着炎寒两玉。
对于洞顶之上的呼喊声,钟文根本顾不及了。
炎寒两玉的重要性,堪比当下的一切了。
只要有了这炎寒两玉,钟文可以肯定,未来的太一门,绝对可以凌驾于任何宗门之上。
即便自己到时候不在了。
有着这炎寒两玉的存在,钟文都可以肯定。
太一门的未来,可期。
可是。
钟文并不知道。
当下的太一门,已然是凌驾于众宗门之上了。
有他这么一个无上高手的存在,这世间又哪里去不得呢?
又有何宗门,敢挑衅太一门呢?
毛仁见地洞之下没有回应,又是喊了好半天,依然如此。
为此。
毛仁也只能暂时放弃呼喊钟文了。
不久后。
毛仁把整个太乙门收集到的东西,推放在一块,随之又是到了那些被废了的太一门人跟前。
骷髏之軀也瘋狂 巫夜亡靈
“虽然你们被废了,但这事乃是我们长老所为,为了长老的名声,我却是不能让你们再出现在江湖之上,所以,都死吧。”毛仁话一说完,手中的剑就往着这些太乙门人的脖子上划去。
太乙门人见毛仁出手,本就惊恐的脸上,顿时又是恐惧无比。
已是被废了的他们。
雪雨爭風 睡美驢
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哪怕就是一个入门级的小人物过来,说不定他们都抵挡不住,更何况毛仁还是一个圆满境的小高手。
圆满境。
火源計劃 長曾彌虎徹
放在曾经他们的面前,那只是提鞋的地位。
可如今。
一个小小的圆满境,却是有随时要了他们的命去。
司马屈瞪着大眼,怨恨的盯着毛仁。
可是。
当下的他们,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就更不要说反抗了。
片刻之间。
整个太乙门的人,皆被毛仁给斩了。
毛仁这个百家楼的门徒。
看着满地的尸首,又是摇了摇头,“看来,我还得把你们埋了,一会长老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怪罪我呢。”
又不久后。
太一门的尸首,已是被毛仁给扔到了一个洞中去了。
回到地洞处的毛仁,两眼望着地洞下面,静待着钟文从那地洞里爬上来。
可这一等。
却是从白天等到黑夜。
又是从黑夜,等到白天。
一连好几天。
毛仁就这么静静的等着。
甚至。
因为那股气息。
悠悠之洲 洛晓璐
毛仁都开始不由自主的安坐在那里打着坐了。
更甚者。
那股气息,还迫使得他体内的内气,不由自主的开始运转。
如果此时的钟文瞧见了毛仁的状态的话,也不知道是感慨呢,还是暗叹毛仁的运气呢?
是的。
毛仁此时正在往着先天之境跨越。
一个圆满境,想要步入到先天之境。
那难度可谓不小。
要在当下毛仁的身上,反到是简单之极了。
本来。
毛仁如往常一般的话,突破到先天之境,也就是半年之时间罢了。
不过。
因为那股气息的影响,直接使得毛仁突破先天之境的时间加快了不少。
而此时。
地洞之下。
此刻的钟文,正抱着一大块如门一般大的共生的炎寒两玉,“哈哈,真没想到,这炎寒两玉如此之大,真是没想到啊,也不枉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把你们挖出来了。”
挖了整整七八天。
钟文这才把这共生的炎寒两玉出来。
可见这炎寒两玉有多难挖了。
而且。
这还是使用了追龙枪,钟文这才把那炎寒两玉给挖出来。
追龙枪是什么?
那可是玄铁所铸兵器。
陨铁宝剑连这地面一丝都破不开,钟文也不是没有试过。
如此坚硬的地面,堪比原静心门的那块玄铁矿石了。
兴奋不已的钟文。
把追龙枪一收好后,就抱着炎寒两玉准备离开了。
又是费了不少的力气以及时间。
钟文这才到了洞顶。
可当钟文一到洞顶之后。
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洞顶边缘处的毛仁。
而此时的毛仁。
在钟文一跃上来之后,身体很不自然的震颤不已。
钟文一看毛仁,就知道毛仁这是在突破。
“你也是好运,碰上了这共生的炎寒两玉,即然你我有缘,那我就帮你一把吧。”钟文随即把炎寒两玉放在地上,内气涌出,包裹住毛仁。
缓缓的。
毛仁被钟文的内气给移至在炎寒两玉之上。
大逆鋒
当毛仁一坐在炎寒两玉之上后,身体的震颤越发的甚了。
钟文二话不说。
一手抵在毛仁的百会穴之上,一股庞大的内气,涌进至毛仁的体内。
一息。
两息。
五息。
十息。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百息。
千息。
万息。
……
渐渐的。
时间如流水一般。
在炎寒两玉的加持之下,又在钟文的帮助之下。
毛仁先是从圆满境突破到了先天之境。
随后又是接二连三的开始突破。
先天之境一层。
先天之境二层。
先天之境三层。
一直到了先天之境八层。
钟文这才收回了自己的内气。
而当毛仁的境界,在这两种运气的帮助之下,突破到了先天之境八层后,这才睁开了双眼。
一醒来的毛仁,二话不说,起身就向着钟文单膝下跪,“多谢长老成全。”
“这也是你我的缘分,行了,时间都过去好些天了,我也该离开了,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了。”钟文摆了摆手掌。
着实。
钟文在那地底之下挖炎寒两玉,就已是用去了七八天的时间。
而毛仁的突破。
同样也用了近七天的时间。
半个月的时间,钟文或许感受不到饥饿,可毛仁却是饿的有些腿发软了。
就连刚才那一跪,都使得他身体发软了。
“是,长老,毛仁以后生是长老的人,死是长老的人。”毛仁心中对钟文的感激,那真不是一星半点的。
几天前,他还只是一个圆满境的小高手。
可这几天过后。
他就已是可能称之为高手的先天之境八层的高手了。
这是什么?
这就是恩情。
钟文听着毛仁的话,总感觉哪里不对味似的。
什么叫是我的人?
还生死相依不成吗?
“行了,该怎么做,你心里有数就成,走吧。”钟文也不好多说什么。
别人表忠心,自己总不能说推出去吧。
况且。
钟文帮一帮他毛仁,那也只不过是随意而为之的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