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被困在店里的王波和老马,也算是老地下党了,店外忽然弱下来的枪声,让两人大喜过望。冒着被子弹击中的危险,蹲坐在窗下的老马,甚至还伸出头观望了店外的动静。“真的有人在帮咱们!”老马说话的功夫,亲眼看到一名黑衣汉子,被子弹击中胸口,仰面摔在地面店铺的门口一动不动。
躲藏在柜台下面的王波也是一脸的喜色,拎着更换过弹匣的手枪,整个人贴着地板,很快便爬行到了老马的身边。“老马,咱们不能一直这么躲着,现在还不知道外面帮手的是不是咱们的人,不过咱们可以使得前后夹击,机不可失啊!”在王波的鼓动下,老马从地上爬起来,侧身贴靠在了店门的内侧。
被黑衣汉子们封堵在店里的老马两人,此刻已经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屋顶上的唐城,这个时候却已经再次更换了位置。随着下面街道里开枪的黑衣汉子人数陆续减少,剩下的几个黑衣汉子,这会已经都悄悄藏起来不露头,唐城再想开枪打中他们,已经有点困难。“啪啪…啪啪…”就在唐城找寻合适的位置准备再次开枪的时候,老马和王波终于从店里杀出,对着藏有黑衣汉子的店铺连续开枪。
原本已经停寂的枪声再度响起来,屋顶上的唐城早已经打开了三倍目镜技能,居高临下的他,很快便看到出现在街道中间的老马两人。“蠢货!这是上赶着找死呢!”老马和王波或许从事地下工作的经验丰富,可是正面最低的经验,在唐城看来,却是不值一提。尤其这两位此刻的表现,在唐城看来,就是单纯的上赶着送死。
唐城不仅见过很多次的街头枪战,自己也亲身经历过不少,像老马和王波这样拎着枪冲到街心跟对方交火的,不是白白送死又是什么。果不其然,就在唐城居高临下看到老马两人的时候,看似凶猛的王波,便被一颗迎面射来的子弹击中大腿,直接一个趔趄倒在了街心。大腿中弹,虽说伤势并不致命,但失去行动能力是一定的。
事实上,王波大腿中弹,不但失去了行动能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危害到了老马。原本两只手枪的齐射,还算能压制对手,突然间少了一人,老马瞬间便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之中。本想出售搭救的唐城,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迟疑,依照他对地下党组织的了解,他不相信重庆地下党里会有下面这两个这样的愣头青,明知危险还要大刺刺的冲到街心跟对方开火混战。
跟军统的人接触的时间久了,唐城看待事情和问题的角度都已经发生偏移,此时此刻的他,心中想到的居然是,眼前看到的这些会不会是中统设下的一个全套。因为老马两人的举动看着反常,所以唐城心中才会生出怀疑,他想救人不错,可他不想成为别人网中的猎物。
浴火麒麟 風中行者
屋顶上的唐城只是这么一愣神,独立难支的老马也跟着中弹倒下,和大腿中弹的王波相比,老马还算幸运,他只是被一粒子弹擦伤了脑袋。子弹擦过老马左侧的太阳穴,在老马的太阳穴上犁出一道血痕,并不知道只是擦伤的老马,觉着自己是中弹的,下意识的反应让他仰面摔翻在王波身边。
槍狂 公子無牙
“老马,老马,你怎么样?”原本在地上挣扎的王波见状,也顾不上撕扯衣服包裹自己的伤口,只是手脚并用的爬到老马身边。此刻脑晕目眩的老马,并没有马上从眩晕状态中清醒过来,被王波拉扯着胳膊晃动了好几下之后,这才渐渐清醒过来。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脑袋,结果摸了一手的血,老马这才发现自己并无大碍。
“我没事,还死不了!”暗自松一口的老马才回答了一句,就突然发现动静似乎不对,强忍着恶心从地上爬起身来,却发现对面街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蒙面人,而之前跟他们对射的那几个黑衣汉子,此刻都已中弹倒在了街边。同样暗自松气的王波,顺着老马的视线看过去,也正好看到了蒙面人,和那几个中弹的黑衣汉子。
香火煉神道
“没死就马上离开这里,警察一会就来!”唐城虽说心中怀疑,可还是做不到漠视生死,目视老马中弹倒地之后,发动轻身技能的他便从屋顶一跃而下,只一轮突击近身攒射,就把剩下的几个黑衣汉子尽数射翻在地。唐城蒙着脸,一个是不想暴露自己,另一个则是不想被这两个地下党的人知道自己的真面目。
泡个美女明星做老婆
“等一下…”老马才堪堪说出三个字,站在街边的唐城已经转身离开,根本不给老马说完整句话的机会。不远处已经隐隐传来了巡警的警哨声,老马只能和店里出来的其他人,将王波搀扶着向另一个方向快速离开,至于倒在街边的那些黑衣汉子,则是无人理会。
是非
修灵寺 九龙太子
老马他们离开时间不长,担心会被危险波及的警察,终于是姗姗而来,只可惜等他们出现在事发地点的时候,看到的只有满地的尸体和血迹弹壳。唐城秉承了不留活口的习惯,在他离开之前,被他开枪打中的那些黑衣汉子,就全都被他补了枪。“太惨了!十几个人,居然没有找到一个活口!”警方勘察现场的人都被吓坏了,一次死了十几个人,这已经算得上是个大案了。
随后赶来的是中统的人,今天的这次抓捕行动,是中统重庆办事处的行动二队负责,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整个二队军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来。中统勘察现场的是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头,只是看过尸体身上的弹孔,他心中就已经有了个大概的判断。“按照现场的痕迹来看,二队的人应该是被人打了偷袭!凶手使用的是一支毛瑟快慢机冲锋手枪!”
毛瑟快慢机冲锋手枪,说的通俗一点,就是20响驳壳枪。这种弹容量达到20发子弹的驳壳枪,虽说不如装弹量只有10发的普通驳壳枪遍地都是,但在中国境内却也不少。“袭击者应该是从这个方向新开枪,连续开枪打中街心的这几个弟兄,然后近距离开枪,再打中剩下的兄弟!”山羊胡老头,还原现场的步骤,几乎跟唐城当时的出手次序一模一样。
很快,唐城曾经隐蔽的屋顶,就被中统人找到,虽然唐城带走了屋顶上的所有弹壳,但只是留下些痕迹,被中统的人找到。“出手袭击的人是个高手,他不但带走了所有的子弹壳,还可以清理了痕迹。如果不是发现这半个脚印,可能都不会有人想到,能有人使用20响连续击中30米外的目标。”
亲自看过屋顶上的痕迹,山羊胡老头心有戚戚,按照中统重庆办事处目前所掌握到的情况显示,重庆地下党组织里,并没有一个拥有如此枪法的好手。“难道是重庆地下党一直藏着这样一张底牌?”一次袭击就干掉一整个行动小队,重庆地下党组织如果真的藏着这样一个好手,中统今后在重庆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中统行动队遇袭的事情,虽说被强力控制起来,但还是被扩散出去,张江和得知此事的时候,已经是临近晚饭时间。张江和第一时间就派人叫了唐城来自己的办公室里,他并不是在怀疑唐城,他只是想要借助唐城手下那些老警的力量,找到这个出手袭击中统行动队的人。被张江和叫来办公室,唐城心中不慌那是假话,不过当他知晓张江和的目的之后,便马上轻松下来。
東方不敗之風月千
九妃傾城 輕煙飛鴻
“叔,这事,恐怕咱们这边不能伸手,否则就会被中统那边咬上,他们这次可是死了不少人呢!”唐城根本无意参合这件事情,一旦被中统那些人咬住,对方就会像狗皮膏药一样撕都撕不掉,唐城才不会希望自己被中统的人暗中盯梢监视。“要不,你给于海光打个电话,叫重庆站的人去打听消息!他们也是军统的人,总不能白拿钱不做事吧!”
张江和被唐城的这个注意,给逗笑了,还真不是看不起于海光,张江和才不会主动给那个蠢货打电话。“还是算了,于海光那个人不是个好相与的,咱们这边连续抓人,我看于海光又快要坐不住了!他现在不给咱们使坏就不错了,你还想叫他替咱做事,你的心咋这么大呢?”
玄玉
唐城并没有在张江和这里露出马脚,而张江和稍后也从自己的交通员口中,得知了中统行动队遇袭的具体内容。和坊间传播的小道消息相比,交通员说的就相对详实很多,听过交通员的叙述,张江和越发的觉得这个袭击者不简单。张江和并没有将唐城和袭击者对照在一起,因为他从来不知道唐城还有一支毛瑟快慢机冲锋手枪,而且唐城当日的活动轨迹,虽说给你袭击案有所重叠,但时间却对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