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2场第1场次——你这特殊的报恩方式太火爆了吧?
花璟末听完了心里的西门庆对豹哥前世的曝光,再看到从房子打完电话出来的豹哥,干呕……这个人投胎了几世了,臭毛病还是没改掉,别人是深入骨髓,他深入几世……
豹哥往前走两步,花璟末朝后退三步,豹哥奇哉怪哉:
“这位帅气的小子,你哥哥我是老虎吗?你见了我一直是个退,这是咋了吗?”
“没啥,豹哥自带威严,摄人心魄,逼迫的小弟一个劲地退让木。豹哥,电话打通了吗?”
豹哥摸了摸寸头,想不通地说:
“今早不知咋了?这手机老是打不通,左一个: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右一个: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不是说信号全覆盖吗?通讯的嘴,骗人的鬼。”
“它奶奶的,今早打了十几遍电话了,硬是没打通。要是误了爷爷我的大事,看我不把那通讯公司给炸了不?”说着,还不解恨,啪地一声,今早第三个茶杯又在他的手里香消玉殒了。
長女
他又操起一个榔头,哐啷一声,将仕女石像的右臂砸下,顷刻间成了“东方女神维纳斯”。
花璟末为了制止他残暴的行为,忙说:
“豹哥,你跟手机信号置什么气?真是的!那个时好时坏,时强时弱,说不来。那个人票在左边房间里吧?交给我,我好去交差。”
豹哥放下手里的榔头,重重到吐了口唾沫,用手擦了一下嘴,对他说:
“在这儿等着!”
不一会儿,他把一个套着头套,被捆绑双手的姑娘给拉了出来,把她拉了几个趔趄之后,他又一脚踢在腿后窝处,女孩被突然袭击,踢地跪在地上,他上来又在后背蹬了两脚,嘴里还骂骂咧咧:
“把你个倒霉催的扫帚星,害得老子昨晚没睡好,今早又是早起伺候你,还没在你身上捞一点好处,又要跑路了,这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花璟末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好个辣手摧花、残暴恶棍,不整死你,我花璟末枉活了这三十多年!
他好要抬脚踢两下的时候,花璟末冲过去挡住了他,笑着说:
“豹哥,上面让我完好无损地带回人票,说是此人至关重要。你让她带上了伤,我不好交差的,行行好行行好!人我带走了。回见!”
豹哥厌恶地挥着手说:
“走走走!赶紧带着这个瘟神离了我这里。”
至尊兵王混都市
说完之后,花璟末拉起姑娘,就把她带出了库房。哐啷一声,身后的门重重地关上了。
花璟末将她安置在后排座上,咣地关上车门后,又看了几眼库房,在心里说了声:
白伯父,保护好自己!等着我回来救你,你不是说过我是你的一朵祥云吗?
他无暇顾及后座的姑娘,急着先逃离了这里。
在开出几里地后,他靠边停车,转过身去,将姑娘头上的头套给她扯掉。然后又起步,朝前开。虽是成功解救了她,他还是不能大意。
头套套的时间太长了,她一时还适应不了太强的光线,像一个盲人一样闭着眼睛,侧耳倾听——
她知道车子在行驶中,她不知道自己又被转手关到哪里去?
过了几分钟,她听到车外车喇叭声、人声四起、鼎沸……她想:人多处,恐怕是自救的最好时机……她的双手还被反绑着,只有用头,用嘴,用牙了……
想到此,她睁开了眼睛,看了一下车窗外,不像是市内——楼最高是两层,底层多是门面房,街道两边都是小摊点,这里像是乡镇街道……
她卯足了劲,咚地一声,只撞上了花璟末的后脑勺,顿时,她的额头起了一个红包,她大喊大叫:
我的黑道洁癖男友 上官蓝
“你个坏人,停车!救命啊!绑架了。”
花璟末冷不防这一脑后袭击,头本能反应超前点地,眼冒金星,胸脯压在了方向盘上,手压着喇叭“滴滴滴”长鸣,脚下自然猛踩了刹车……
车猛到停住了,她又用头撞车窗,还是一个劲地呼救:救命,绑架了!
这一猛刹车,长鸣笛,高呼声,的确引来了一些人的止足观看……
花璟末摩挲着自己的后脑勺,转过头来龇牙咧嘴地对她说:
“别喊了!我是警察!他们绑架了你,随时都有撕票的可能。还有那个坏怂豹哥,浑身没有一个好零件,不知给你想了多少个坏主意?”
“你这个傻姑娘,刚才若不是我救你出火坑,你是彻底地活在了人间炼狱里。”
“你倒好?一个猛棍似地撞击我的后脑勺,让我的眼前下了一场不小的流星雨……难道,这是你独特的报恩方式吗?”
一纸契婚:恶魔总裁的亿万冷妻
这位姑娘这会没法动手,不然,她要好好地掏掏耳朵,好好再听一遍她的话,她没做梦吧?有警察救了自己?
她的嘴唇已经干裂了几个小口子,怯声怯气地说:
“你……你……真是警察?”
花璟末学着她怯懦的声调说:
“我……我……真是警察!”
她感到自己的世界里破裂了好多道口子,射进来无数道阳光,暖烘烘,亮堂堂,她欢呼雀跃地说:
“我得救了,我得救了!”
她激动地叽哩哇啦地说了一通话,花璟末对她说:
“先不要激动,我们才逃离虎口几里路,不能前功尽弃,我们还是先逃吧!”
说着,哧哧……发动了车子,开出了这条街道。
姑娘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等车开到了乡野小道上,连忙开口道:
“警察叔叔!”
花璟末气呼呼地说:
“我有这么老吗?”
悍妇修炼之路
“警察哥哥,我终于得救了,我终于见到亲人了……呜呜……嗯嗯……啊啊……”
这姑娘受了多大的冤屈啊!先还是小声呜咽,接着放出声哭,最后竟是嚎啕大哭……
花璟末哧地一声,刹住了车,先将车停下,面对这个场景,花警官有点手足无措……
呜呜……又哭了一会儿,用轻若蚊蝇的声音说:
“警察哥哥,你倒是先把我的胳膊解放了呀?我的胳膊都失去知觉了……我也是我爸妈的掌上明珠、小公主啊!要是我爸妈知道我的遭遇,会心痛死……”
海神
花璟末一拍脑袋,摆起一张苦瓜脸说:
“看我这个头,平时就有个偏头痛的毛病,再被你一撞,偏头痛成了半头疼了,怎么还能想起先给你解绑呢?真还是拜你所赐哦!”
“警察哥哥,我……我……也是垂死挣扎,自救啊!误会误会!不,误伤误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