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小巷,感受人家最温暖的烟火气。
冷清悠和齐亚亚像普通人家的闺蜜一样,边走边吃街边买来的臭豆腐。
没办法,齐亚亚自怀孕以后口味大变。
冷清悠也陪着她一起吃。
初闻直接劝退。
重生空间萌医 香咖奶茶
看齐亚亚吃得那么开心,她也尝了尝。
这一尝不要紧,也爱上了这种味道。
“亚亚,你跟黎析的关系最近怎么样?”
冷清悠作为知心闺蜜问道。
“还好,就是这小子忽冷忽热,只有我能搞得定。”
齐亚亚满脸自信。
今天她穿得是平底运动鞋。
当然齐亚亚最不喜欢穿得就是运动鞋。
可是不穿运动鞋,黎析不让她出门。
虽然黎析管的宽,但是她喜欢。
兽血盘龙
偶尔霸道点也挺好。
“你家那个大醋缸舍得放出来了?”齐亚亚想起燕厉寻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一阵恶寒。
“他啊,他不舍得也得舍得。”
冷清悠想起燕厉寻在床上的疯狂,也不禁打个寒战。
她的腿到现在还是酸痛的,腰也好不到哪儿去。
快断了。
就算今天穿着运动鞋都累得不行。
他为了不让自己陪齐亚亚出门逛街也是费了大力气。
可是架不住自己决心大。
再累也要陪闺蜜逛街。
穿越在碧藍航線
鳴翼見 live
“阿冷,我们逛逛婴儿用品专卖店吧,我想提前准备。”
齐亚亚想起还肚子里的宝宝,一脸憧憬。
“好啊,正好,我也要给孟楠的宝宝买衣服,她快生了,多买些必备品。”
孟楠本来也要出门逛街,可傅衍已经把她拘在家里。
中華軍魂
肚子这么大,万一生在半路了怎么办?
她肚子里踹得可是大宝贝,必须看好。
以前脾气暴躁的傅衍已经变成好好老公。
对孟楠照顾得那叫一个仔细。
孟楠都比原来长胖了不少。
傅衍说这叫幸福肥。
这样才能证明他没有让孟楠吃苦受罪。
冷清悠和齐亚亚走进一个布置温馨店。
里面的婴儿用品应有尽有,十分齐全。
“阿冷,这件洗衣服好可爱啊!”
孟楠拿起一件粉红色的小裙子,心都快要融化了。
“你这还不知道肚子里是男是女,买小裙子是不是为时过早啊?”
冷清悠看着齐亚亚闪闪发光的眼睛反问道。
“我家黎析可是妇科圣手,你忘了啊。”齐亚亚很骄傲地说,“黎析说我肚子里是女孩儿,那买裙子肯定错不了。”
冷清悠点点头,也帮齐亚亚选起了小裙子。
婴儿裙子的颜色无非就是浅粉色,浅绿色,浅蓝色,浅黄色和浅紫色。
上边还点缀着小碎花。
恐怖靈異故事
没有特别突出的颜色,但看起来又特别的可爱。
要选材质当然是选纯棉,吸汗,舒服。
像齐亚亚这种财大气粗的小富婆,非常豪爽地买了一打。
店长笑得都合不拢嘴了。
“亚亚,你这买回去打算开商店吗?喜欢的话一个颜色买一件就行,用不着每个颜色都买一打吧,”
冷清悠暴汗。
再有钱也不能这样花啊!
齐亚亚想了想也是,便把准备付款的衣服放下了。
店长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好不容易遇见个死命大户,还有人挡。
这是她不能容许的。
“我说这位小姐,你不买就算了,也别拦着别人花钱。”
店长说话时都没了笑模样,眼看着到手的大生意就这样飞了。
她能不生气?
她现在气到肺都快炸了。
“店长,你这话我们就不乐意听了。钱是我的我愿意花就花,不愿意花就不花,你管得着吗?”
齐亚亚自怀孕以后,脾气比之前更加火爆。
“呸,没钱装什么大头蒜。在这儿挑挑拣拣半天,不会就是为了消遣老娘吧!”
店长双手叉腰,越说越生气。
“怎么说话呢?你还想强买强卖不成。”
門當夫對
冷清悠赶忙把齐亚亚护在身后,她有孕在身,不能让她冒险。
万一店长突然发飙,推她一下,或者打她一下,那可不得了。
这时其他买东西的顾客也全都聚拢过来。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
有偏帮店长的老会员都在说:“没钱也敢来这么高档的店,现在的女人真是虚荣。”
“就是啊,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有什么做不出来!”
“身上的名牌不会也是假货吧!”
“我看像,白瞎了这么好看的两张脸。”
……
店长听到有人帮她说话,更是得理不饶人。
“今天你们不买走这些衣服,别想出门。”
她好不容易抓住月底的尾巴出一大单,全被冷清悠给搅合了。
“哦?”冷清悠红唇微勾,“你这还真打算强买强卖!”
“废话,衣服你们都摸过了,说不定带了什么不干净的病毒,你们不买也得买!”
店长指着齐亚亚摸过的衣服,一脸我是店长,我是老大的表情。
穿越生存手冊
齐亚亚这火气蹭蹭地往上冒。
这特么买件衣服还买出病毒来了,还暗指她们是卖的。
孰可忍孰不可忍!
“病毒你妈,你不过一个小小的店长,有什么资格在这儿张口闭口诋毁别人。
我看你是在阑江城待腻了。”
齐亚亚放出狠话。
冷清悠回头一看齐亚亚的表情不得了,赶忙拉住她。
白崇禧传
“你别动,想想肚子里的孩子。冲动是魔鬼,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
她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处理好。
齐亚亚点点头。
对于冷清悠的能力她是非常相信的。
单凭围绕她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齐亚亚就能肯定冷清悠心里有成算。
冷清悠安抚好齐亚亚,转身对店长说:“你这个店值多少钱?”
店长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多少钱你也买不起,还真佩服你的厚脸皮,居然好意思问店铺值多少钱?
恐怕你连这里的衣服都买不起。”
她说完,店里的老会员们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她们都在潜意识里把冷清悠当成了虚伪的女人。
冷清悠红唇微勾,不气也不恼。
婚非得已
“你不过是个看门狗,连店铺的总价值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吆五喝六。”
居然说她是看门狗?
店长被冷清悠的话气得上不来,下不去。
“有种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让你横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