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路上,一长串警车成线,一辆接一辆,警报呜呜响彻不停。引来不少路人注视,心中想着不知哪里又出事了。有些人更是掏出手机开始拍照发朋友圈。
温总坐在车上,时不时抬手看一下时间,手掌捏了松,松了捏。眼中布满焦急。
陈煜和何晨光的出现着实是他没能想到的,这两人哪天去不好,偏偏要今天去,打乱他的一切部署。不过换一个思路,
温总队又有些庆幸陈煜出现了。
他们事先根本不知道王亚东店里会有一条地道存在。若是没有陈煜,他们贸然对蝎子进行抓捕,蝎子很有可能就借地道逃之夭夭,甚至说不定王亚东也会跟着逃跑。
一夜罪宠:邪恶老公借个娃
那他温总到时候就成了一个笑话。
“再快一点!”温总目光看着前方不停催促司机,甚至恨不得自己上去开。这速度太慢了,这样赶去,黄花菜都凉了。
这边还在紧赶慢赶,沙滩上蝎子和何晨光却已经是陷入激烈搏杀中。
蝎子出招狠辣刁钻,匕首直往何晨光要害招呼。两人都是高手,何晨光虽年轻,但蝎子也正值壮年巅峰。何晨光手无寸铁,屡屡在蝎子匕首下吃亏。
交手不过短短一会,何晨光身上就已经多了不少伤口,好在都是些小伤,不像想象中那么严重。
何晨光空手面对蝎子,有些不是对手,一直处在下风。陈煜眯着眼站在旁边,随时准备出手。他给何晨光报仇的机会,但何晨光若是自己撑不住,他也不得不出手。
陈煜不反对何晨光杀了蝎子,他没体会过何晨光从小丧父的悲痛,因此并不打算阻止何晨光报仇。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何晨光有足够的实力报仇。
盗墓鬼吹灯
何晨光若是拿不下,那就只能他出手活捉蝎子。给何晨光一次机会,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
面对蝎子刀锋,挡不了也接不了,空手夺白刃更是开玩笑。夺白刃,那也得看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
“小子,比起你老爹,你可差了不是一点半点。”看着身形狼狈的何晨光,蝎子嘴角露出冷笑,用言语刺激何晨光,扰乱他的心绪。
蝎子当初和何卫东的交手仅限于狙击,两人对狙,他完败给何卫东,差点丢掉小命。此刻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却是有些不讲武德。
“少废话,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好不容易按住的怒火,被蝎子这么一浇油,又有开始往外冒的趋势。
何晨光冷眼看着蝎子,但他的目光给不了蝎子丝毫压力。
“好啊!就看你有没有那本事了!”
蝎子冷笑,蝎子目露轻蔑目光,他要速战速决,现在旁边还站着个更难缠的陈煜,他得尽快把何晨光解决掉。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断激怒何晨光,暴怒之下出手,拳虽狠,破绽却也更多。
看着何晨光越来越快也越来越乱的进攻,陈煜皱了皱眉头,何晨光还是太缺乏经验与历练,被这三言两语就给挑动怒火。看来最后还是得他出手。
思考间,陈煜脚步微移,站成更适合进攻的姿势。
一刀挥过,匕首擦着何晨光脖子而过,血痕隐现,差一点点,他就被抹了脖子。何晨光脸上不由露出后怕之色。
渭水河畔 秦落天下
蝎子动作毫不停歇,匕首一刀接一刀,每次都能给何晨光留下一道不浅不深的血痕。何晨光慌乱之下,完全落入下风。
脚尖插入沙滩,快速向上一带,黄沙横起落在何晨光脸上,视线受阻,何晨光动作不由一滞。
机会来了!蝎子目中寒光闪过,匕首直奔胸口而去。趁他“病”,要他命。
何晨光眼中进沙,睁不开眼,不知蝎子在干什么,但傻子都知道,蝎子必然不会翻过这个机会。
何晨光快速往后退去,双手横挡在头前。可惜,蝎子目标不是脖子也是脑袋!
眼看蝎子刀尖就要刺入何晨光胸口,陈煜根本顾不及其他,右手猛的一抡,没子弹的空枪直接被他砸了出去。
我的末日競技場
恩人好無賴 裘夢
“啪!”枪柄直接砸在鞋子手背上。
“嗯哼!”手背吃痛不由张开,匕首一下掉到地上。蝎子反应很快,顾不及手痛就地一倒,匕首再次被握在手中。迅速翻身而起。
蝎子停下,目光冷冷盯着陈煜,陈煜那一下坏了他的好事,他心情很是不好。
这家伙已经是第二次坏他好事!
何晨光揉出眼中沙子,红着眼睛就是要再次冲上去。你不是他对手,我来。
机会已经给过,何晨光没能把握住,那就只能他自己上了。
蝎子身上有许多情报都是他们需要的,机会他给了何晨光一次,却是不能一直给下去。
“陈队……”何晨光还想争辩,陈煜却是直接摆了摆手。
“何晨光,我知道你父亲是他杀的,但你要记住,你父亲是军人,你也是军人。蝎子有多重要你应该知道!”
陈煜的冷喝让何晨光停住,虽很是不愿,但还是停了下来。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这是他爷爷最常说的一句话。
“刚才已经给了你机会,但你没能把握住。如果以后不想再遇到这种事,那就回去好好训练。军人,从来都是以实力说话。”
陈煜不是奶爸,能对何晨光说这句话已经很不错,对得起他和狼牙众人的交情。
蝎子右手握着匕首,手背上出现一块红肿,这是陈煜砸的。
过了这一会,疼痛终于减弱。
“你们两个不用争了,要上就一起上吧!”蝎子盯着两人,目中带着疯狂之色。不疯魔不成活,在这待的越久,他越没有机会逃走。
“蝎子,你太猖狂了。当真以为没人制得住你么!”
陈煜脱下外套丢给何晨光,松了松领带。他穿的是常服。
“五分钟,五分钟你不躺下,算我输!”陈煜竖起一只手掌。反正五分钟后无论蝎子躺不躺下都不可能放他逃走,说句大话又有什么呢?
真要输了,大不了再教何晨光一个道理——和蝎子这种人,不用讲诚信。
想他陈煜,曾经也是一个不要脸的人!这种事情干起来简直就是轻车熟路。
“哼,你太狂了!”
逍遥全才 醉影
蝎子一句说完,不再废话,反握匕首挥舞而上。之前和陈煜的交手让他知道陈煜的变态,此刻动手更是小心再小心。